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继国缘壹

日期:2024-04-02 来源:互联网 点击:15

继国缘壹,是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

缘壹出生于战国时代的武士家族。在离开家族后,与名为诗的女子生活,两人也在后来结婚。在妻子和孩子都被鬼杀死后,缘壹加入了鬼杀队,并将呼吸法教给了鬼杀队队员们,使得鬼杀队的实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但后来,由于缘壹未能击杀鬼舞辻无惨、放跑了无惨身旁的鬼珠世,再加上叛变的哥哥岩胜杀死时任主公,缘壹也因此被逐出鬼杀队。

鬼灭之刃继国缘壹是谁?继国缘壹人物介绍

角色经历

早年经历

继国缘壹出生于战国时代一个武士家族,缘壹是家中的次子,他有个名为继国岩胜的双胞胎哥哥。缘壹这个名字,是母亲希望他能重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而取的名字。但在那个年代,因为双胞胎会衍生出争夺继承权的问题,所以双胞胎会被人们视为不祥之物。而弟弟缘壹出生时,头上就有个诡异的“印记”(即斑纹),父亲也因此想要杀死缘壹;但母亲听见此事后,整个人愤怒到几近疯狂,没人制止得了她,最后缘壹的性命被保住,但条件是缘壹到了10周岁时必须送到寺院出家。父亲斥责了缘壹,而缘壹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便选择不说话、不回答他人的问题。

母亲都是尽可能公平对待并疼爱缘壹和岩胜这两个孩子,而缘壹遭受到区别对待,也给了母亲很大压力。后来母亲生病。缘壹知道母亲生病后,便开始经常搀扶着虚弱的母亲。父母亲经常为了缘壹的事而吵架,这也让缘壹和岩胜的内心很受伤。而岩胜也会偷偷跑去找缘壹玩,但父亲发现这事后,将岩胜的脸打得淤青肿胀,这件事也让父母亲吵得不可开交。第二天,岩胜将自己做的笛子送给了缘壹,并告诉缘壹,如果需要帮助就吹响它,自己会马上来帮缘壹。缘壹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并表示会将这根笛子当作兄长来珍惜。

在缘壹七岁之前,他连一句话都没说过,而大家也都以为缘壹的耳朵听不见。在缘壹七岁时,他在院子里在观看岩胜练习挥刀,并对岩胜说:“哥哥的梦想是成为这个国家最强的武士吗?我也想跟哥哥一样。我要成为这个国家第二强的武士。”岩胜吓了一跳,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缘壹说话,还说得很流利。而缘壹也对岩胜露出了微笑。

后来,在岩胜练习时,缘壹都会在旁边徘徊,希望别人能教他。负责指导岩胜剑术的是父亲的一位部下,那位部下半开玩笑地给了缘壹一把练习用的竹刀,并随意指点了几句,他也告诉了缘壹刀柄的握法以及拿刀的姿势。父亲的部下示意让缘壹攻过来试试。缘壹以一瞬间的速度,对他挥了三刀,打中了脖子、胸部、腹部,并用最后一刀砍向他的脚,让他倒在了地上。父亲的部下中了这四击后晕了过去,事后,父亲部下那些被缘壹击中的部位,都肿起了有如拳头大的包。

缘壹在击败父亲的部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想成为武士的话。因为对于缘壹来说,打人的感觉很不舒服,让他难以忍受。岩胜想知道缘壹为何能击败父亲的部下,便一直追问着缘壹。在岩胜的死缠烂打下,缘壹将自己当时使用“透明的世界”击败对手的过程说了出来。尽管缘壹有着过人的剑术才华,但他却丝毫不为此感到欣喜,比起剑术,缘壹更希望能和哥哥一起玩耍。

离家出走

那位父亲的部下向缘壹的父亲报告了这件事,父亲改变了主意,改由缘壹继承继国家,而岩胜则要在三年后代替缘壹前往寺院。缘壹在察觉到父亲改立自己为继承人后,便有意提前了离开家前往寺院的计划。在母亲病逝后,缘壹前往岩胜所住的房间,并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岩胜。缘壹向岩胜告了别,并表示自己将前往寺院,而自己也会好好珍视岩胜送的笛子,并好好练习吹笛子。

夜晚,缘壹在未告知父亲的情况下,离开了家。离开家后的缘壹并未前往寺院,而是尽情地奔跑,尽管缘壹跑了一天一夜,双腿也因此很累,但他并未停下脚步。等缘壹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来到了一个有着整片水田和菜田的地方,他发现有一个女孩子站在水田上。那个女孩子名为诗,年龄与缘壹差不多,她拿着桶长时间站在那一动不动,缘壹便开口问她在做什么。诗表示自己的家人都因为流行病而死了,她觉得一个人很寂寞,于是想把水田里的蝌蚪带回家养。但诗一直站着不动,等到太阳下山后,诗将桶里的蝌蚪放回水田。缘壹问诗:“你不想带蝌蚪回去吗?”而诗回答了缘壹,她认为把蝌蚪跟它们的父母兄弟分开太可怜了。缘壹对诗说道:“那我跟你回家好了。”于是缘壹便和诗一起生活。诗是个从早到晚都很多话的女孩,也正是因为诗,缘壹才知道别人看世界的角度跟自己不一样,缘壹向诗说起自己能看透生物身体的能力,而诗也没听说过有人能透视生物的身体。

而当时的缘壹也第一次模糊地感觉到自己被孤立疏远的理由;在缘壹看来,曾经的自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而诗则是那个会紧紧抓住自己的人。

加入鬼杀队

十年后,缘壹与诗结为夫妇。在诗临盆之际将近时,缘壹出门为诗找产婆。原本缘壹打算在天黑之前回家,但在路上,缘壹遇到一位心脏不好的老人,这位老人想要去离这三座山远的地方,赶着探望因作战受伤而快要死去的儿子,缘壹将那位老人送到了儿子身边。在将老人送到位后,缘壹打算明天再去找产婆,便赶路回家。但缘壹赶到家时天已经黑透了,当缘壹打开房门,发现诗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被鬼杀害,缘壹抱着妻子和孩子的尸体呆坐了十天左右,直到一路追踪鬼之足迹的剑士赶来。在埋葬好妻子跟孩子的尸体后,缘壹跟着那位剑士加入了鬼杀队,成为了一名猎鬼人。在成为猎鬼人后,缘壹与当时的柱们志趣相投,所以经常聊天。

缘壹在加入鬼杀队后,发现没人会使用呼吸法,他便倾囊相授。无论对谁,缘壹都愿意教给他剑法和呼吸法,但却没人能达到跟缘壹相同的境界。缘壹则根据每个人擅长的领域对呼吸法进行改变,并加以指导。于是缘壹使用的日之呼吸接连出现许多衍生呼吸法。在一次行动中,缘壹救下了在野外扎营而被鬼袭击的岩胜,缘壹也为自己来迟导致岩胜部下全灭而感到抱歉,而岩胜也跟随缘壹加入了鬼杀队。而鬼杀队中,拥有斑纹的人不断增加,鬼杀队的战力逐渐提升,而岩胜在加入鬼杀队不久后,也出现了跟缘壹一模一样的斑纹。但队伍里有斑纹的人开始接连死去,岩胜也开始感到恐惧。

与无惨交战

一次行动中,缘壹在一片竹林里发现了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和他手下的鬼珠世。在遇见无惨的瞬间,缘壹就明白了,自己是为了打败这个男人而生的。在与缘壹照面后,无惨对缘壹说道:“我对使用呼吸法的剑士已经不感兴趣了。”说完,无惨挥动变为长鞭的手臂攻向缘壹,无惨的攻击速度特别快,并且攻击范围也特别广。缘壹躲开攻击后,就听见后方远处的竹林被砍断的声音,缘壹感觉哪怕只是被这长鞭擦到一下,就足以当场死亡。而这也是缘壹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到后背发凉。

缘壹开启了透明的世界,他看到了无惨体内有着五个脑袋以及七个心脏;在那个瞬间,缘壹完成了日之呼吸的拾叁之型,并用这拾叁之型重伤了无惨。无惨被砍掉的身体并未再生,他用断掉的双手支撑着怎么也接不回去的脑袋。缘壹也明白了自己的赫刀对无惨非常有效。

缘壹问了无惨一个问题:“你把生命当成什么了?”而一脸愤怒的无惨并未回答缘壹的问题,随后,缘壹看向无惨带来的珠世,珠世并没有打算救无惨,珠世的眼中散发出了闪耀的希望之光,缘壹打算给无惨最后一击。但缘壹刚向无惨迈出一步,就听见无惨口中发出了臼齿被咬碎的声音,随后无惨的身体猛然地炸裂开,面对爆裂开的一千八百个肉片,缘壹当场挥刀砍掉了其中的一千五百多片,但是剩下的肉片体积太小了,全部加起来有人类头部般大的肉片逃过了一劫。缘壹杵在原地不动,他看到珠世在发出既像哭泣又像惨叫的悲鸣后就跪在了地上。珠世咒骂着无惨,而缘壹安慰了珠世,珠世也将有关无惨的事告诉了缘壹,据珠世所说,无惨在缘壹死前应该都不会再现身了。因为无惨极度衰弱,珠世也暂时脱离了无惨的控制。缘壹请求珠世帮忙除掉无惨,而珠世也同意了。

之后赶来的同伴,也将岩胜变成鬼的事告诉了缘壹。在缘壹回到鬼杀队后,他便被逐出了鬼杀队,原因有三点,①、缘壹没能成功斩杀无惨。②、缘壹放跑了无惨手下的鬼珠世。③、缘壹的哥哥岩胜变成了鬼,还砍下了时任主公的脑袋,并带着脑袋投靠了无惨。

尽管有部分队员要求缘壹自杀谢罪,但当时年仅六岁且刚继任的主公阻止了他们。让一个刚失去父亲的孩子为自己劳心费神,缘壹也觉得自己对不起新主公。

退出鬼杀队后

灶门炭吉家的位置与缘壹跟诗所生活的家在同一个地方。在被逐出鬼杀队后,缘壹返回他曾与诗所住的地方时,遇见了被鬼攻击而不知该往哪里逃的灶门炭吉以及即将临盆的须耶子,缘壹救下了灶门夫妇。之后,缘壹为了开始阵痛的须耶子,而前去找产婆,并以极快的速度赶了回来。隔天,须耶子顺利生下孩子,这个孩子名为堇。缘壹在灶门夫妇身上实现了原本无法为自己的妻儿做的事,也算是得到了救赎。

在退出鬼杀队后,缘壹跟几位柱之间还是有联络,主公也默许了这件事。

与炭吉交谈

之后,缘壹到炭吉家做客,并与炭吉交谈。在谈话中,炭吉向缘壹询问了关于日之呼吸与其剑技的传承问题,并提到会将缘壹的事迹传承下去。而缘壹则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他觉得自己只是个一无是处的男人。缘壹也在之后告别了炭吉。

两年后,缘壹再次拜访炭吉。缘壹认为这世上一切事物都很美好,自己能出生在这世上便已觉得很幸福了。随后,缘壹也对炭吉说起了自己的故事,从童年时代、娶妻、加入鬼杀队,再到被逐出鬼杀队。缘壹认为,自己是为了杀死鬼舞辻无惨,才以远强于普通人的形式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了;但到头来自己搞砸了,今后也还会有很多人因自己而失去生命,缘壹觉得对不起这些人。而就在此时,炭吉的女儿堇向缘壹寻求拥抱,炭吉也希望缘壹将堇抱起来。在缘壹将堇抱起来后,堇开心地露出了微笑,看到堇的微笑,缘壹也留下了眼泪。

而在须耶子的恳求下,缘壹便为灶门夫妇演示了日之呼吸的十二式战技,炭吉全神贯注地看着,并把所有动作烙印在眼里。须耶子和孩子在看完日之呼吸的演示后开心地笑了起来,缘壹也腼腆地低下了头。在临别之际,缘壹将自己的耳饰赠予了炭吉。在缘壹即将离去时,知道缘分别即是永别后,眼泪涌出的炭吉对着缘壹呼喊,表示会珍惜被缘壹守护的生命,延续传承。炭吉对缘壹高喊着:“你迄今为止的人生绝非毫无意义!请不要认为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我绝不会让任何人这样批评你。”而炭吉也发誓会将缘壹的耳饰和日之呼吸永远地传承下去。在听到炭吉说的话后,缘壹露出了微笑,回复了句:“谢谢。”随后缘壹挥手告别了灶门一家人。

红月之夜

在一个红月高挂天空的夜晚,已经80多岁的缘壹遇到他那已经变为鬼的兄长继国岩胜,此时的岩胜已改名为黑死牟,两兄弟已经时隔60年没有相见。黑死牟质问为何持有斑纹的缘壹能活过25岁,缘壹留下了眼泪并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真是可怜啊,哥哥。”

缘壹握住了刀柄,他在说出“我来了”后,便挥刀向黑死牟的脖子,而黑死牟来不及防守就被砍中脖子。缘壹这次攻击的速度和威力与全盛时期并无二致,但缘壹并未挥出下一刀,而是维持着站姿,就此走到生命的尽头。

在缘壹死后,愤怒的黑死牟挥刀将缘壹的尸体砍成两半。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鬼舞辻无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