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不死川玄弥

日期:2023-05-11 来源:互联网 点击:565

不死川玄弥,日本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之一。灶门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风柱·不死川实弥之弟。

鬼灭之刃不死川玄弥角色介绍,风柱不死川实弥之弟

相貌衣着

留着深色鸡冠头,右脸有一道延伸至鼻头的伤疤,是过去在被鬼化的母亲攻击时所留下的。

因为体能方面比较差劲而无法使用呼吸。但其强大的咬合力和特殊的消化器官,让他拥有将鬼吃掉后让自身体质暂时变成鬼的特异"味觉",吃的鬼越强,再生能力与力量就提升的越多,在鬼杀队中为难得一见的奇才。

性格特点

刚出场时性格急躁,与人一言不合就容易动手。中后期才能发现他是个努力坚强善良的好孩子,之前的暴躁是因为对自己没有杀鬼天赋的身体,无法尽快站在大哥身边这件事才会急躁易怒。因为青春期的关系 所以开始不擅长和女生相处,与女生离得太近就会脸红。但在面对哥哥不死川实弥时,总是会因为幼时的失言心怀愧疚而变得畏畏缩缩。

能力设定

武器

左手使用黑色的双管霰弹枪,一次能够容纳六发子弹。在玄弥进一步鬼化后能够发射含有血鬼术的弹丸。

右手持日轮刀,刀柄为黑色,刀锷为椭圆相套纹路,没有特殊颜色。

鬼化

拥有优秀的咬合力与消化器官,有着可以将鬼吃下,以此短期鬼化的特殊体质,吃下的鬼越强,获得的鬼的再生能力和力量也随之提升得越多。

玄弥的牙齿十分坚硬,甚至能够吃下半天狗的血鬼术·无间业树。

这一特殊能力弥补了玄弥没有作为剑士才能,无法使用呼吸且身体能力低下的缺陷。

吃下了黑死牟的头发和断刀后实力进一步强化,甚至能将枪一同鬼化,发出的弹丸可以使出之前吃掉过的半天狗的血鬼术·无间业树。

人物经历

早年经历

不死川玄弥出生在一户平凡的城市人家,家中有七个兄弟姐妹,他是家中的老二。

在为人恶劣的父亲被人刺死后,身为兄弟姐妹中排名第二的玄弥与大哥不死川实弥约定要共同守护家人。

某夜,母亲外出后迟迟没有归来,实弥便独自出门去找。然而,天色渐黑后,家中却遭到了破门而入的鬼的袭击。玄弥的弟弟妹妹们全部都因为在鬼破门而入的第一次攻击中由于过于靠近大门而丧命,而自己则也因此在脸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疤。因为灯被破坏,玄弥看不到鬼的容貌,并不知道这只鬼便是自己的母亲。

就在此时,实弥及时赶回并和展开了鬼搏斗,同时要求玄弥不要管自己直接逃走。然而,放心不下的玄弥还是立刻追着哥哥来到了屋外,但自己看到的,却是已经死去的母亲和拿着刀且浑身是血的哥哥。误认为是哥哥杀死了母亲的玄弥,由于刚刚才失去了其他兄弟姐妹,无法接受事实的他随即便大骂实弥是"杀人犯",却并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身体正在随着太阳升起逐渐消失……

事后,得知了鬼的存在的玄弥,终于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是鬼化了的母亲杀死了弟弟妹妹们,而哥哥没有日轮刀是不可能杀掉母亲的;哥哥那时不过是将母亲重创,母亲的真正死因其实是阳光......然而,当玄弥想和哥哥道歉时,实弥已经不知去向。

几年后,玄弥为了替兄弟姐妹报仇而决定加入鬼杀队,但因为自己的身体过于孱弱而学不会呼吸,不过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能够通过吃鬼来暂时鬼化。在这种状况下,玄弥决定前去参加最终选拔。

入队选拔篇

靠着鬼化顺利地在藤袭山活过七天,最终和和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栗花落香奈乎等五人成为了仅有的突破最终选拔,达到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并加入了鬼杀队。

但在发配鎹鸦时,玄弥因不满作为主考官的产屋敷家女孩不立即给自己日轮刀而对其动粗,随后被炭治郎制止,还差点被对方折断了手臂。

加入鬼杀队后

加入鬼杀队后,玄弥在鬼杀队本部找到了哥哥实弥,但是此时已经成为了风柱的实弥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和过往完全不同,变得十分凶暴而粗鲁,甚至不承认和自己是兄弟。因为哥哥的态度十分恶劣,误认为兄长还在怨恨自己的玄弥逐渐变得不敢再和实弥沟通。

之后,玄弥试图拜岩柱·悲鸣屿行冥为师,但行冥因为其资质不够而不肯收其作继子。然而,在发现玄弥有在吃鬼后,行冥还是决定收其为徒,并拜托虫柱·蝴蝶忍诊断玄弥的身体状况。同时,行冥要求玄弥不要再接近实弥,以免再发生冲突。

柱众审判篇

柱众审判结束后,此时的玄弥已经长的相当高大壮硕。在前往蝶屋接受忍诊断时,和炭治郎狭路相逢。因为自己之前被炭治郎折断过手臂,玄弥因而对其保持着厌恶,与其擦肩而过后便一言不发地走了。同时,因为自己先前吃过鬼,所以被炭治郎从自己身上闻出了奇怪的味道。

无限列车篇

和师傅悲鸣屿行冥一同得知了炎柱·炼狱杏寿郎的死讯,心情十分沉重。

锻刀师之村篇

为了修缮自己的日轮刀而前往锻刀人之村。到达锻刀人之村后,为了找个没人地方拔掉之前鬼化时遗留的尖牙而前往温泉,结果却在温泉先后遭遇了恋柱·甘露寺蜜璃和炭治郎,但都对其保持着冷淡的态度(在看到蜜璃时,其实是因为太害羞而说不出话来)。之后,玄弥被炭治郎询问到了自己同兄长之间的关系,被戳到痛处的他原本就对炭治郎击败妓夫太郎一事感到不服,在听到了这番话后就变得更加恼火,于是便直接离去。在炭治郎跑到了自己的房间询问意见时,因为炭治郎把自己之前拔掉的牙捡回来拿给了自己,玄弥便大发脾气因而一把将炭治郎赶出了房间。

在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壶袭击村庄时,玄弥迅速使用火枪打断了半天狗分身"积怒"与"可乐"的脖颈,但却使二鬼再度分裂出了"空喜"和"哀绝"两个分身。随后,玄弥负责和哀绝战斗,尽管一开始完全被对方压制,但随即玄弥就吃下了其身体组织完成了鬼化,并通过"反复动作"开始反击。

由于对炭治郎打败上弦之陆这件事并不服气,在看到炭治郎使用赫刀一口气击败了积怒、可乐、空喜三鬼后,玄弥便抓紧时间利用鬼化后的能力迅速战胜了哀绝,并威胁炭治郎不许抢走他的风头,同时表示自己一定要成为柱,以此获得哥哥的认可。然而,炭治郎却丝毫没有因自己的做法而生气,还表示自己要帮助玄弥。在看到炭治郎那无比真诚的眼神时,玄弥内心对于炭治郎的那种厌恶感逐渐消失了。

之后,玄弥在炭治郎的指引下找到了半天狗的本体"怯",但因为怯的脖颈过于坚硬,自己的日轮刀非但没能将其斩首反而还因此断掉。因为拖延的时间太久,导致积怒和哀绝直接甩开炭治郎赶来。玄弥在即将被积怒用锡杖刺穿头时(只有脖子以上的部分无法恢复,会死),在走马灯中看到了自己和哥哥的过去。与此同时,炭治郎赶来阻止了积怒的攻击,并激励了玄弥。最终,玄弥彻底放下了自尊,同时为自己之前对炭治郎的态度而感到羞愧。在炭治郎险些被哀绝以"激泪刺突"所杀时,玄弥以身作盾为其挡下了攻击。随后,玄弥向炭治郎承认自己斩不下半天狗的首级,同时要求炭治郎前去斩杀"怯",而自己则负责拖住其分身。

在"怯"险些被炭治郎使用"赫刀"斩杀之际,玄弥亲眼目睹了积怒将其他三个分身吸收,并进化为了"憎珀天",随后因从憎珀天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而不敢作声。但在看到炭治郎愤怒地回应了憎珀天的发言后,玄弥也努力站起了身,但很快就被憎珀天使用大范围的血鬼术压制。为了脱身,玄弥不得已尝试去吃下半天狗召唤出的木龙,试图进一步鬼化,但并没有立即生效。

之后,甘露寺蜜璃赶来助阵。在蜜璃拖住憎珀天的同时,玄弥和炭治郎兄妹继续前去追击"怯"。因为对于"怯"不断逃走感到厌烦,玄弥随即便抡起了大树朝其扔去。在半天狗的第五个分身"恨"出现后,玄弥和祢豆子在炭治郎和恨纠缠时,一同赶来救下了炭治郎。

最终,在炭治郎成功斩杀半天狗后,玄弥在看到炭治郎和克服阳光的祢豆子相拥而泣时,回想起了自己幼年时和哥哥实弥的感情,并为灶门兄妹获得了幸福而欣慰地露出了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疼,他可能是有点羡慕的吧)

柱指导期间

因为伤的不轻所以一直在蝶屋休养,不过他因为青春期不擅长和女孩子相处从而一直觉得难以适应。(醒来之前不死川实弥偷偷来看过他)

伤势康复后,玄弥在前往实弥住处进行训练时意图向大哥道歉,但实弥却表示无所谓,并依旧不承认和玄弥是兄弟。但因为玄弥向其说出自己在战斗中吃鬼的事实,得知了这件事的实弥随即便意图把玄弥打残,好把他逐出鬼杀队前线。幸好炭治郎及时赶来,玄弥才躲过了实弥的攻击,并被善逸救走。之后,玄弥不得已提前中断了在实弥住处的修行,并回到师傅行冥的住处修行。

当炭治郎在修行途中遇到瓶颈时,玄弥找到了他,并教给了他"反复动作"这一提升集中力的训练方式。同时,玄弥还发觉炭治郎额头的斑纹颜色变得更深了。在炭治郎完成修行时,玄弥在炭治郎和伊之助一起吃饭时向炭治郎讲述了自己的过去,同时因为说出自己不会呼吸而被伊之助笑话。接着,愤怒的玄弥就和伊之助扭打了起来。

之后,炭治郎在即将离开时向玄弥表明,自己仅从实弥的话语中感觉到了实弥对于其吃鬼的愤怒,但却并没有一丝恨意或恶意掺杂其中,因而让玄弥安心地向实弥传达自己的想法。

无限城篇

被打入无限城后,在发现霞柱·时透无一郎被上弦之壹·黑死牟用刀钉在了墙上,并险些被强行鬼化时,玄弥为了救他而用火枪向黑死牟射击,但黑死牟不但轻易避开了自己的弹丸,还将自己瞬间腰斩。随后,玄弥因为即使受了腰斩也还没有死,因而被黑死牟认出自己就是其在300年前见过的那种"噬鬼者",并差点被其斩首。

在玄弥险些被黑死牟斩杀之际,实弥及时赶到将玄弥救下。同时,实弥终于向玄弥表明,自己之所以对他冷漠无情的原因,就是不愿意让他陷入危险。随即,玄弥得知哥哥一直都只是在变相得关心着自己,因而怀着对哥哥的愧疚感不断地道歉。接着,实弥为了解救弟弟而与黑死牟展开交战。

在实弥因稀血失效而陷入险境之际,行冥及时赶到救下了实弥,随后二人一同与黑死牟展开交战。在无一郎挣脱刀刃束缚后,玄弥请求对方把自己的身体拼接起来,并将黑死牟在与行冥战斗时被绞断的头发捡来。随后,玄弥为了能加速再生而吃下黑死牟的头发,但却无意中在进一步鬼化后,听到了鬼舞辻无惨通过细胞对黑死牟下达的命令。尽管玄弥一开始因为怀疑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感到害怕,但是,因为不想大哥、师傅和无一郎就这样牺牲,在回想起炭治郎说明自己是如何打败妓夫太郎的方法后,认为实力过弱的自己不会引起黑死牟注意的玄弥,便毅然吃下了黑死牟被行冥打断的鬼刃,并完成了进一步的鬼化。

随后,在无一郎通过近乎自我牺牲的方式刺穿了黑死牟、为自己创造了机会时,玄弥用鬼化后的火枪射击了黑死牟。尽管弹丸被黑死牟用鬼刃挡下,但玄弥还是利用弹丸发出了自己之前吃掉过的半天狗的血鬼术,长出了树木束缚住了黑死牟。同时,玄弥和行冥也抓住时机一同冲向了黑死牟,但暴怒的黑死牟随即便发动了血鬼术,从身体直接长出了无数鬼刃,并发出了许多刃风,腰斩了无一郎并将玄弥劈成了两段。但濒死的无一郎在危急关头觉醒了""赫刀",灼伤了黑死牟的内脏并使其无法再生。与此同时,奄奄一息的玄弥也凭借着自身意志再度发动了血鬼术,通过树木大量吸收了黑死牟的血液,使其无法发动血鬼术。接着,行冥抓住时机,在实弥的配合成功将黑死牟斩首。

然而,黑死牟还是因为自身的执念而突破了限界,完成了头部的再生,还在心底嘲讽了玄弥和无一郎的挣扎,随即再度与悲愤的实弥和行冥开战。之后,黑死牟在察觉到玄弥和无一郎已经快挺不住时,拔出了插在自己体内的无一郎的日轮刀,却从实弥刀刃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再生之后那怪物般的样貌,因而愣在了原地,并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为了成为这般可悲的生物才苟活了数百年。最后,黑死牟终于回想起了自己想要变强的初心,由此丧失了战斗意志。

最终,黑死牟由于被无一郎的日轮刀限制了再生,身体开始逐渐崩坏,最终被实弥和行冥联手彻底摧毁,灰飞烟灭了。

兄弟诀别

黑死牟虽然被消灭了,但此时的玄弥,由于自己体内黑死牟的血液正在逐渐蒸发流失,自身血鬼术的效力也在不断地消退着。意识已经逐渐模糊了的玄弥,在看到哥哥只是陷入昏迷而平安无事时,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但是,在同样身受重伤的无一郎逝去之后,玄弥的身体也逐渐支撑不下去了……此时,惊醒的实弥突然惊恐地发现,弟弟被劈成两半的身体不但没有复原,反倒是像照到了阳光的鬼一般逐渐分解了。是的,由于黑死牟已经死亡,先前获得了黑死牟能力的玄弥便也随之丧失了回复能力。

此时,虽然悲愤的实弥呼喊着一定会找到办法拯救弟弟,然而玄弥的身体依然没有停止崩坏。在临终之际,玄弥断断续续地对哥哥进行了自己多年来一直没能够说出口的道歉,并对一直以来默默承受着一切来守护自己的哥哥表示了感谢。

在实弥不断的"不要死啊"的呼唤下,玄弥用最后的力气,艰难地道出了自己临死之前最后的愿望:"就像…哥哥…保护我…一样,我也…想要…保护哥哥。这份心情…是一样的,毕竟…我们…是兄弟嘛。我希望,经受了无数苦难的哥哥…能够过的幸福,因为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

话音落下,在实弥撕心裂肺地哭喊声中,不久前才与哥哥解开误会的玄弥,带着遗憾随风消逝了。

随后,玄弥的灵魂前往了彼岸。虽然他不能再陪伴哥哥了,但是幸好在那里并不会寂寞,还有家人陪伴着自己。从此以后,玄弥和家人一起,一同在彼岸守护着哥哥。

结局篇

时间转移到现代东京,玄弥已经转世为哥哥的后代不死川实弘的后辈,在出警巡逻的时候遇到了正在以跑酷的方式走向学校的灶门炭彦。

之后和炭彦的父母一起训斥了炭彦四个小时。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