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音柱 宇髄天元

日期:2023-05-21 来源:互联网 点击:457

宇髄天元,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曾是忍者,后加入鬼杀队,并最终晋升为音柱。

宇髄天元是一位外表和行为都十分"华丽"的男子,他不仅将"华丽"作为自己的口头禅,也自称为掌管华丽的"祭典之神"。宇髄天元也十分疼爱自己身为忍者时所邂逅的三位妻子。

鬼灭之刃音柱宇髄天元介绍,华丽酷炫大帅哥

角色背景

在早期设计中,宇髄天元的身材比较瘦,并且天元面部的上半部分只露出了眼睛,不太能看清楚长相。早期版本的天元只有一个手臂裸露在外,并且头上戴着两条细长的编绳。

角色经历

早年经历

宇髄天元出生于忍者家族,家里的兄弟姐妹算上天元一共9人。而担忧着家族未来的父亲强迫他们进行严苛的训练。9位兄弟姐妹中,有三个人在十岁之前就因为过于严苛的修业而失去了性命。而剩下的六个人在父亲的命令下被迫互相残杀,但他们都戴着面具遮住脸部,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自己的兄弟交战。天元在杀了两个兄弟后才察觉这是父亲的计谋,这也让天元感到惊慌失措。于是天元将父亲那脱离常轨的想法"只要留下最强的孩子"说了出来,然而存活下来的弟弟却毫无感觉地杀死其余两位兄弟。被弟弟拿刀指着的天元选择放弃战斗,带着三位妻子离开了故乡。

在离开故乡后,有段时间天元的口头禅是自己将会下地狱,后来天元在遭到槙於的责骂、惹哭了雏鹤、还被须磨咬了之后才决定不再提起这句话。而天元始终很烦恼是否该消灭宇髄一族,因为他无法下手杀死父亲跟弟弟。

后来,天元遇到了鬼杀队的主公产屋敷耀哉。耀哉认同了天元,他认为天元即使心中怀着矛盾与纠葛,却仍然能为了保护他人而浴血奋战。天元对于认同他的耀哉抱有感激之心,因而自愿成为了鬼杀队的一员。

柱合会议

在柱合会议召开前,鬼杀队队员灶门炭治郎及水柱富冈义勇因违反队规,包庇了身为鬼的灶门祢豆子,而被带回鬼杀队总部接受众柱的审判。

在审判中,宇髄天元、炎柱炼狱杏寿郎以及岩柱悲鸣屿行冥主张处死炭治郎和祢豆子。主公产屋敷耀哉驾到后,表示自己认可了炭治郎兄妹,并希望柱们能接受他们;但主公的要求遭到宇髄天元、岩柱、蛇柱、炎柱以及风柱的反对。而在主公提到炭治郎曾遭遇鬼舞辻无惨后,宇髄天元和其他柱都对此感到惊讶。最终,因身为鬼的祢豆子承受住了风柱不死川实弥的稀血诱惑试炼,炭治郎和祢豆子得以留在鬼杀队。

同天夜晚,宇髄天元与其他柱一同参与了半年一度的柱合会议。根据众柱的汇报,鬼所造成的损失增长比以前更快了,主公产屋敷耀哉认为鬼杀队必须增加队员。风柱、虫柱、炎柱、岩柱都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音柱宇髄天元认为,在白天众柱审判期间给风柱不死川实弥造成伤害的炭治郎前途无量,能派上用场。在会议将要结束时,主公也表示期待众柱的活跃。

无限列车事件后

炎柱炼狱杏寿郎在与上弦之叁猗窝座的战斗中牺牲,在杏寿郎逝世后,鎹鸦将消息传给了众柱和主公产屋敷耀哉。宇髄天元在调查游郭时从他的鎹鸦那收到了杏寿郎阵亡的消息,天元也感叹道:"就连炼狱都打不过上弦的鬼吗……"

调查吉原游郭

宇髄天元曾认为吉原游郭是鬼用来潜伏的绝佳地点,而自己以客人的身份潜入时却无法掌握鬼的行踪,于是天元让他的三个女忍者老婆深入游郭内部收集情报,并且天元的妻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以书信的方式与天元联络。后来天元的妻子突然中断了联络,天元决定亲自前往吉原游郭调查。

由于调查行动需要女队员,天元便前往蝶屋。按照鬼杀队的规矩,天元无需蝴蝶忍的许可,便可直接征用蝶屋非"继子"的队员,于是天元打算将神崎葵、高田奈穗带走,但被蝴蝶忍的"继子"栗花落香奈乎以及后勤人员寺内清、中原澄拖住。赶到现场的炭治郎以为天元不怀好意,便打算用头槌来攻击天元,但天元轻松躲过并跳到了正门上方;在得知高田奈穗并非队员后将她丢了下去,并打算带神崎葵去执行任务。之后赶到现场的嘴平伊之助、我妻善逸从左右两侧将天元围住,炭治郎、伊之助、善逸三人希望能代替神崎葵执行任务,天元也同意他们的请求。而天元也告诉炭治郎一行人,他们将要前往全日本最充满色情与欲望的声色场所、且有鬼栖息在那的游郭。
而在前往游郭的途中会经过藤之家,天元让炭治郎一行人与自己一同前往藤之家做准备。到达藤之家后,天元命令藤之家的人准备好这次潜入游郭需要的伪装道具。而天元也向三人讲述了此次前往游郭的目的,并下达了指令。天元要求三人以女装的方式潜入游郭,并分别到鸨屋、荻本屋、京极屋这三家可疑的店找到他的老婆,然后收集相关情报;而天元自己也会前去刺探鬼的情报。

前往游郭

在到达游郭后,天元将炭治郎、伊之助、善逸分别送入鸨屋、荻本屋、京极屋。之后,天元在调查时,发现并未有明显的鬼的气息,天元认为鬼以巧妙的方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并且猜测出栖息于游郭的鬼很有可能是上弦之鬼。而善逸在京极屋遇上了名为蕨姬的花魁,但她真实身份是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陆·堕姬;善逸为了保护被堕姬欺负的女孩而选择出手,但被堕姬一拳打晕,善逸也被堕姬带到了堕姬的地底仓库。

到了定期会合的时间,只有善逸未能及时赶到。天元告诉炭治郎和伊之助,善逸已失踪,并且在集合的前一天晚上就没了消息。天元随即下令,让低阶级的炭治郎、伊之助赶紧离开游郭,剩下的事由自己来处理。之后天元到达了雏鹤与善逸失踪的京极屋,天元手持苦无逼问京极屋老板;老板说善逸已失踪,而雏鹤因生病被送往切见世(注:切见世指江户时代最低等的妓女户)。天元让老板说出最可疑的人士,并承诺会替死去的人报仇;老板说最可疑的人是名为蕨姬的花魁,并指出了蕨姬的房间。而天元到达蕨姬的房间发现空无一人,认为她应该是去狩猎人类了;天元打算在寻找鬼之气息的同时,找到他的妻子雏鹤。

天元前往切见世,救出了被堕姬囚禁的雏鹤,并给她吃下解毒剂;天元让雏鹤在解毒剂生效后立马离开游郭。而后天元察觉战斗已经开始,并一路找寻鬼的气息,发现了在一个地方的地底下有动静;天元趴在地上用耳朵听,听到有人在战斗的声音,判断出地底下有个很大的空洞,且通往那里的路窄到只有小孩能通过。随后,天元以壹之型·轰炸开了地面。在轰开地面后,天元到达了堕姬用来储存"粮食"的地底仓库,并砍断了堕姬用于捆住人类的缎带,成功与槙於、须磨、伊之助、善逸会面。

天元要求伊之助和善逸跟随他一同找寻鬼的下落,但天元速度太快,伊之助、善逸也难以紧紧跟上天元。

对战上弦之陆

天元赶到炭治郎所在的二楼屋内,并迅速砍断了堕姬的脖子。此时炭治郎正压制着鬼化的祢豆子,天元也嘲讽炭治郎当初在主公面前夸下海口,结果现在搞成这个狼狈样子。而天元说实力过弱的堕姬不可能是上弦之鬼,随后堕姬的脑袋掉了下来。天元建议炭治郎给祢豆子唱首摇篮曲,随后祢豆子跳出窗户,压制着祢豆子的炭治郎也与祢豆子一同摔在街上,炭治郎听取了天元的意见唱摇篮曲给祢豆子听,祢豆子也成功恢复原状并睡着了。

天元打算离开现场,堕姬叫住了他,并表示不会放过天元;天元则认为堕姬太弱了。之后堕姬哭了起来,天元感到不对劲,被天元砍了脖子的堕姬迟迟没死。堕姬大喊着哥哥,然后妓夫太郎从堕姬的身体缓缓出现。天元立马挥刀向两人砍去,但妓夫太郎躲过斩击并带着妹妹移动到天元的后方,妓夫太郎随即安放好了妹妹的头颅。天元想再次发起进攻,但妓夫太郎立刻砍向天元,虽然天元挡下了部分斩击,但他的头上还是被划到了几刀。

妓夫太郎称赞了天元能挡下他攻击的实力以及天元的相貌,随后妓夫太郎扔出了两把镰刀,而天元也保护住了身后的人类。妓夫太郎再次表达了对天元的嫉妒之情,天元直接说出来他有三个老婆的事实;愤怒的妓夫太郎发动了血鬼术·飞行血镰,天元认为自己无法在保护平民的同时全部挡下这些薄刀般的斩击,随后天元炸开了地面。在掉到一楼后,天元让身后的人类赶紧逃离,但妓夫太郎操控之前的斩击攻向天元,天元在挡下斩击的同时,也猜测妓夫太郎才是兄妹鬼中的本体,要砍断他的脑袋才能使两人消失。天元在通过声音判断二楼的人类已全逃走后,便往扔出炸药并用刀砍爆炸药。但堕姬的缎带保护住了兄妹俩,天元的炸药并未造成伤害。

妓夫太郎先前砍中天元的攻击中含有剧毒,而由于天元自带抗性,并未像一般人一样马上死去。妓夫太郎也将天元称作"被上天选中的有才能的人",天元否定了妓夫太郎的说法,天元认为自己远远算不上是有才能的人。

之后,天元再次发动进攻,天元先是将堕姬踹上空,然后扔出炸药,堕姬的攻击砍到了天元的炸药而引发爆炸,随后天元将堕姬斩首。天元挥刀砍向妓夫太郎,但距离不够砍到妓夫太郎,于是天元选择单手抓住刀尖来延长攻击距离;虽然妓夫太郎躲过了攻击,但脖子上还是被划了一刀。

紧接着,炭治郎、伊之助、善逸也赶来协助战斗。天元也将炭治郎三人称作为自己优秀的"继子",并且判断出要同时将堕姬和妓夫太郎斩首,才能彻底杀死他们。堕姬本想控制绸带攻向天元,但善逸将堕姬打到了屋顶,而伊之助也前往屋顶支援善逸。

而妓夫太郎也将自己的左眼转移到堕姬的头上,这样他可以一边战斗一边操控妹妹。妓夫太郎随后挥动镰刀打算刺穿炭治郎的下巴;但天元及时将炭治郎往后扔开,并与妓夫太郎进行战斗。

而堕姬的绸带也攻向屋内,与妓夫太郎的血镰相配合。之后屋顶的堕姬与伊之助、善逸交战,但双方交战所产生的斩击使得屋顶快要坍塌,开始往屋内掉落瓦砾。天元打爆了掉下来的瓦砾并挡住了妓夫太郎的正面进攻,而妓夫太郎操控血镰攻击天元的后背,天元来不及防守;在血镰攻到天元前,炭治郎挡下了血镰。天元以伍之型·鸣弦奏奏攻向妓夫太郎,但未能造成有效伤害。随后绸带将要天元围住,炭治郎用刀刺穿绸带并将所有绸带钉在地上。天元察觉到炭治郎快撑不住了,而自己身中剧毒,如不快点消灭妓夫太郎就会全军覆没。

天元的妻子雏鹤赶到一处屋顶,使用苦无发射器攻击了位于大街上的妓夫太郎,雏鹤在苦无上所涂的毒足以让下弦级别的鬼丧失行动能力。天元被几支苦无刺中,而妓夫太郎则用血鬼术打飞了苦无。妓夫太郎用镰刀砍向天元,天元避开攻击并砍断了妓夫太郎的双腿;随后一支苦无刺中妓夫太郎的脖子,妓夫太郎的身子开始麻痹,双脚也没有再生。天元与炭治郎见状便挥刀砍向妓夫太郎的脖子,但妓夫太郎一瞬间就分解了毒素,并操控血镰攻击天元与炭治郎。天元踢开了炭治郎,并使出肆之型·响斩无间挡下妓夫太郎的血镰。但妓夫太郎趁此间隙到达屋顶打算杀死雏鹤,而雏鹤被炭治郎成功救下。

之后天元、炭治郎共同挥刀分别砍向妓夫太郎脖子的左右侧,但妓夫太郎用镰刀挡住了他们刀,天元想用另一把刀从头后刺去,但妓夫太郎扭头用牙齿咬住了刀。天元察觉到妓夫太郎要发动血鬼术,便让炭治郎站住脚跟;天元在妓夫太郎发动血镰前将其拖下楼顶,而炭治郎则去支援伊之助和善逸。

天元在与妓夫太郎的交战中被妓夫太郎砍断左手,天元选择强行靠肌肉让心脏停止跳动,以此来暂时阻止毒液循环全身。而妓夫太郎以为天元已死,便去支援堕姬。

炭治郎一行人相互配合,成功砍下堕姬的首级;为了不让堕姬的脑袋接回去,伊之助抱着堕姬的脑袋远离堕姬的身体,但随后赶到的妓夫太郎刺中伊之助,而伊之助在妓夫太郎攻击之前让自己的内脏错位,避免了危险。伊之助被刺中后晕了过去,善逸则被瓦砾压住。

整个队伍只剩下炭治郎,妓夫太郎为了嘲笑和虐待炭治郎,并未马上杀死炭治郎。而炭治郎看准时机,将之前带毒的苦无刺中妓夫太郎的腿,并试图砍断妓夫太郎的脖子,而从瓦砾中出来的善逸砍向了堕姬的脖子。炭治郎砍不断妓夫太郎的脖子,在躲开妓夫太郎的血镰后,妓夫太郎拿镰刀砍向炭治郎,醒来的天元及时赶到,挡下了妓夫太郎的镰刀。

挡下妓夫太郎的镰刀

此时的天元已完成了"谱面",但因为毒液已循环全身,此时的天元能挡下敌人的攻击已是极限,他也难以攻向脖子。天元与妓夫太郎交战,而妓夫太郎所释放的圆斩旋回皆被天元弹开,但随后天元的左眼被砍到,身体也被刺中;天元命令炭治郎从上方攻击,而天元也砍断妓夫太郎的左手并刺中了妓夫太郎的身体。炭治郎跳至上方,即便是被妓夫太郎用镰刀刺穿下巴,炭治郎依旧挥刀砍中妓夫太郎的脖子。另一方,善逸砍不断堕姬的脖子,但伊之助苏醒后赶来协助善逸,两人一同砍向堕姬的脖子。最终,妓夫太郎和堕姬的脑袋同时被砍下。

将两鬼斩首

在妓夫太郎被砍下脖子后,他的身体发动血鬼术,天元大喊着让炭治郎赶紧逃开,但炭治郎并未听清。不过祢豆子及时出现救下了炭治郎。

战斗结束后

在战斗结束后,祢豆子使用血鬼术为伊之助除去毒素。而天元因为体内的毒素已经大量蔓延而濒临死亡。在意图向妻子们说出自己的遗言时,因为须磨的大声哭闹而没能说好好出来。随后祢豆子赶来,并使用血鬼术烧掉了天元体内的毒液,天元因此活了下来。

体内毒素被清除后的天元

之后,蛇柱·伊黑小芭内赶来支援,天元认为自己已无法继续战斗,决定不再担任柱一职,并且天元也认可了炭治郎等人的成长。在离开战场时,天元由于身受重伤而只好由三位妻子搀扶着;而前来处理后事的"隐"的成员,看到重伤的天元依旧能站起来,对其既害怕又敬佩。

游郭一战之后,天元成为了炭治郎的笔友之一。

众柱指导训练

在刀匠村事件中,恋柱·甘露寺蜜璃、炭治郎、不死川玄弥、祢豆子合作杀死了上弦之肆·半天狗,而上弦之伍·玉壶则被霞柱·时透无一郎斩首。而经此一战后,祢豆子也成了能活在阳光下的鬼。之后,鬼杀队召开了紧急柱合会议。为了应对即将爆发的大规模全面战争,鬼杀队展开了特别的"柱训练",阶级比柱低的人可以依序请柱来训练自己。而身为前音柱的宇髄天元把守训练的第一关,负责为队员们提升基础体力。

在炭治郎前来训练时,天元恭贺炭治郎击败了上弦之鬼。在炭治郎训练十天后,天元也同意炭治郎前往下一个柱的地方训练。

担任护卫

担任产屋敷辉利哉护卫的宇髄天元和炼狱槙寿郎

之后鬼舞辻无惨为了杀死产屋敷耀哉和带走已经克服阳光的祢豆子,到达了鬼杀队总部。而产屋敷耀哉将自己当做诱饵,引爆炸药身亡,随后一众鬼杀队队士赶到,无惨将队士们拖入无限城内进行最后的决战。

在产屋敷耀哉身亡后,他的儿子产屋敷辉利哉继任鬼杀队当家,并依靠愈史郎的血鬼术,在一间屋内与妹妹产屋敷玖伊那、产屋敷彼方一同绘制着无限城的地图。而前音柱·宇髄天元和前炎柱·炼狱槙寿郎一同在屋外把守,前水柱·鳞泷左近次负责照顾祢豆子,祢豆子则服用了珠世制作的可以让鬼变成人的药。而祢豆子也在之后变回了人类。

最终,鬼王鬼舞辻无惨被彻底击杀。

战后

在鬼舞辻无惨死后,天元与三个妻子一同探望了炭治郎。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水柱 富冈义勇
  • 下一篇:愈史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