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玉壶(益鱼仪)

日期:2023-11-17 来源:互联网 点击:75

玉壶,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由鸟海浩辅配音。

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伍,壶之鬼。是一名外形奇异扭曲的鬼,平时藏身于壶中,身体与壶相连,使用从各种壶中召唤出的水生生物进行战斗。人类时期的名字为益鱼仪。

鬼灭之刃玉壶被谁杀了?十二鬼月上弦之伍

角色经历

人类时期

玉壶曾住在海岸附近一个渔村的边缘,人类时的名字是益鱼仪。玉壶会搜集死鱼的骸骨,总是做一些很异常的事情,因此被众人讨厌。

很早就失去了父母,原因是父母出门捕鱼后没有回来,之后被发现死于溺水,尸体损伤严重。

因为玉壶性情古怪,所以村民们对玉壶虽不接近,但也没有抛弃,只是保持着距离关照着。直到玉壶把嘲笑自己的孩子们杀害后,塞进了壶里。玉壶似乎认为溺水身亡的双亲的尸体非常具有美感。

知道了这件事的死者父母十分愤怒,用双刺鱼叉刺伤了玉壶。玉壶被刺中后过了半日依然活着,无人看管的玉壶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正巧路过此地的鬼舞辻无惨将玉壶转化为了恶鬼。

变成鬼后的玉壶喜欢食用孩童,还喜欢改造自己的身体。玉壶瞧不起除了无惨以外的其他所有生物,内心总是在嘲笑他人,觉得他们都很愚蠢。后来,玉壶成为了上弦之伍。

吉原篇

在堕姬与妓夫太郎战败后,玉壶与其他四名上弦一同被鬼舞辻无惨召集到了无限城。见到上弦之叁·猗窝座时,玉壶在与其打招呼的同时忍不住习惯性地出言嘲讽。

随后,在面对发怒的无惨时,玉壶声称自己掌握了疑似青色彼岸花的情报。但无惨正因为百年来第一次有上弦被消灭而大为恼怒,于是便将非常兴奋地说出未经证实的情报的玉壶的脑袋拧了下来,以作惩罚。但在无惨冷静下来之后,玉壶又被其命令在确定情报后,和上弦之肆·半天狗一同前去执行任务。尽管玉壶对自己辛苦收集到的情报必须和半天狗分享而感到不满,但出于对无惨的崇拜还是欣然接受了下来。

会议结束后,在黑死牟和猗窝座先后离席后,玉壶拜托鸣女将自己和半天狗传送到了任务地点——锻刀人之村。

锻刀人村

虽然没有找到青色彼岸花,但却意外发现了锻刀人的村子,玉壶随即便和半天狗计划好,一同袭击村子并消灭所有的锻刀人,以削弱鬼杀队的战力,并意图以此来避免因没有找到青色彼岸花而触怒无惨。

进入村子后,玉壶先利用伪装吞食了一个少年刀匠,觉得难吃并吐了出来。随后变出了大量鱼分身来袭击村民,而自己则在寻找村长的同时不断杀死路上碰到的刀匠,并将他们的遗体制作成了自己所谓的"艺术品"。

在寻找村长时,玉壶意外地遭遇了被半天狗的分身"可乐"用大风吹到村外的霞柱·时透无一郎,以及与其同行的小铁与铁穴森钢藏。随即,玉壶就沾沾自喜的向三人展示了自己制作的"艺术品"。接着,被玉壶这种恶劣的行径激怒的无一郎,立马就上前斩断了玉壶的壶。因为自己制作的壶被破坏,愤怒的玉壶使出了血鬼术·千本针·鱼杀攻击众人,而无一郎则为了保护小铁和铁穴森而中招,并因此中毒。因为玉壶说出了"无聊的性命",无一郎因此回想起了过去杀死自己兄长有一郎的恶鬼也说过这句话。接着,玉壶为了让无一郎慢慢地在痛苦中死去,使出了血鬼术·血狱钵困住了无一郎,意图使其最终窒息而亡。

随后,玉壶发现铁穴森一直在守护着一间房子,于是便将其打倒并破门而入。进入房间后,玉壶发现了正在专注于修复藏于"缘壹零式"中的日轮刀的钢铁冢萤。因为发现钢铁冢太过专注以至于根本没发现自己的存在,玉壶因此感到自己在对"艺术"的追求程度上败给了钢铁冢。

随即,玉壶向钢铁冢发动了攻击,意图打断钢铁冢的行动,但钢铁冢即便身受重伤也丝毫没有停止磨刀的打算。对此无能为力的玉壶便开始抓狂,并将解决村长这一原本目的完全抛在了脑后,同时为了毁掉钢铁冢的集中力而不断对其攻击。

在玉壶攻击钢铁冢的同时,无一郎因为看到了小铁舍弃性命也要救自己,因而恢复了记忆,同时强行在水中使用了霞之呼吸,最终顺利破开了血狱钵,并觉醒了斑纹。之后,猛然回想起自己本来目的的玉壶本想直接杀了钢铁冢,但已经觉醒斑纹的无一郎及时赶到阻止了玉壶。

由于无一郎中了毒却还能自由行动,甚至觉醒了斑纹,玉壶虽然对此感到很惊讶,但还是立即使出了血鬼术·蛸壶地狱,意图杀掉无一郎,但对方因觉醒了斑纹而实力大增,将蛸壶地狱完全破解。随后,陷入胶着的玉壶和无一郎就为了挑衅对方而开始互相嘲讽。期间,玉壶指出无一郎的挑衅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机智的无一郎随即说出——"你那壶是不是歪啦?"听到无一郎嘲笑自己壶的玉壶瞬间情绪失控,并使出了血鬼术·一万滑空粘鱼,打算让无一郎尸骨无存。然而,无一郎接着就连续运用剑技将粘鱼和毒液尽数化解。发觉自己在通常形态下打不倒无一郎的玉壶,趁机变身为了完全体。但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完全体却并没有让无一郎有多么惊讶,玉壶因此大发雷霆,并表示从没见过像无一郎这样这么会败坏人兴致的臭小鬼。

紧接着,玉壶意图依靠"神之手"和血鬼术·阵杀鱼鳞这两招直接将无一郎一击击杀,但无一郎迎着玉壶的攻击使出了自己自创的招式柒之型·胧。被"胧"所制造的幻象所迷惑的玉壶的攻击接连落空,随即就被无一郎抓住破绽一刀斩首。

最终,玉壶直到自己的头颅落地几秒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斩首的事实。随后,无法接受自己败北的玉壶的开始大吵大闹并不断对无一郎恶言相向,结果被听烦了的无一郎一刀切裂了头颅,彻底消失了。

地狱

在被打倒后来到地狱赎罪。在被后藤询问被呼吸法打倒时的感觉时非常愤怒地表示无一郎是个狂妄的小鬼。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黑死牟(继国岩胜)
  • 下一篇:半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