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鬼舞辻无惨

日期:2024-04-01 来源:互联网 点击:46

鬼舞辻无惨,日本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主要反派角色。存活千年以上的最初的鬼,鬼的绝对支配者,自称为“无限接近于完美的生物”,性格残忍冷酷。是杀害灶门炭治郎的家人,将灶门祢豆子变成鬼的元凶,灶门炭治郎的宿敌。

鬼灭之刃鬼舞辻无惨简介,鬼的始祖

身份背景

鬼的始祖,是最强的鬼。能用自己的血将鬼变得更加强大,鬼的强弱与他给予的血的份量多少有关。只要手下的鬼说出其名就会发动“诅咒”将其自灭,对所有的鬼具有生杀予夺的权能,因此背地里通常被其他的鬼以“那位大人”称呼。同时也是杀害炭治郎家人,并将祢豆子变为鬼的元凶。

从遥远的平安时代开始就已存活至今,与产屋敷一族有着血缘关系,被产屋敷耀哉称为“一族的污点与耻辱”。

角色经历

平安时期

鬼舞辻无惨出身于遥远过去的平安时代。无惨还未出生时就被死亡的阴影紧紧缠绕着,在母亲腹中因为虚弱心脏一度停止跳动,甚至以一个死婴的状态诞生于世。虽然无惨凭借对活下去的执念拼命从鬼门关爬了回来,但依旧因罹患绝症而被断言活不过20岁,平日一直卧床不起。
一位善良的医生为延续其寿命而为其研制了一种药,但此药的副作用让无惨以为自己的病况反倒恶化,因而愤怒地杀死了医生。

直到医生死后,无惨才发现自己不但身体恢复了健康,还得到不老不死而且更加强韧的肉体,但也开始渴望吃人类的血肉。尽管这对获得了强大力量的无惨来说不成问题,然而只要照射到阳光就会死成为了无惨最致命的弱点,一辈子无法在阳光下行走让无惨感到无比的屈辱和愤怒。
在尚为人类到刚化为鬼的期间,曾经娶过五个妻子。但由于当时的无惨精神不安定的缘故,便利用其善于感觉他人负面情绪的能力,用话术和残酷无比的毒舌致使五个妻子一一自杀。

无惨在研究过医生为自己研制的药物配方后,发现该药的完成品需加入一种医生称之为“青色彼岸花”的植物,然而知道这种青色彼岸花生长的地方和栽培方法的人只有那位医生。于是,无惨为了让自己成为不老不死的最强怪物,也是为了消除对阳光可能夺走自身性命的恐惧,便开始制造大量的鬼,同时利用数不尽的人类,去替自己寻找青色彼岸花。

战国时期

无惨在平安时代变成鬼之后又过了数百年,为了寻找能够使自己成为完美生命体的青色彼岸花,鬼舞辻无惨在这百年间于日本各地制造了数不尽的眷属。同时由于鬼四处作乱的缘故,有一群人加入了由产屋敷家族创立且自古就有的专门对抗鬼的组织——“鬼杀队”。
但是仅仅是普通人类的鬼杀队根本就无法威胁到有着强大异能的恶鬼,因此无惨也没有刻意去消灭鬼杀队,而是为了找到青色彼岸花或者能够克服阳光的药物而四处奔波。最终无惨找到了身患无药可救绝症的优秀医生珠世,并且利用了珠世那“想要看到孩子长大成人”的愿望诱惑了她,最终遭到了无惨欺骗的珠世变成了鬼,并且在无法控制自己的状况下亲自手刃了自己的亲人们。无意识状态下亲手杀害孩子与丈夫的珠世因此陷入了自暴自弃的暴走状态,而无惨则利用着自己的力量完全控制了珠世,让珠世成为了自己的近侍。

然而鬼和鬼杀队的斗争也并没有停止过,从日之呼吸剑士继国缘壹那里学习到呼吸法的鬼杀队逆转了这百年间一直被鬼压制的局面,无惨大量的眷属在这几年间遭到了剿灭。但是无惨仍旧认为普通的人类不可能战胜自己,并且在观察鬼杀队最优秀的斑纹剑士们之后察觉了鬼杀队是通过牺牲寿命来换取力量,因此更加坚信身为完美生物的自己不可能被打倒。同时由于对呼吸法产生了兴趣,无惨以永远的生命为条件诱惑了继国缘壹的兄长继国岩胜。而继国岩胜由于想要足够的时间胜过身为天才的弟弟缘壹,最终决定饮下鬼之血以克服觉醒斑纹的副作用,背叛了鬼杀队并成为了无惨的部下黑死牟。

但是无惨的想法在不久后的某日发生了转变,无惨在带着珠世行动时在一片竹林中意外的遭遇了初始呼吸使用者继国缘壹。由于缘壹开启了通透世界,无惨没有感到其一丝斗气甚至杀意,便认为其只是一个普通剑士,只是用两手的刺鞭迎敌。但是令无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继国缘壹不但躲过了自己的攻击,并且以最强剑法「日之呼吸·十三之型」瞬间重创了自己。面对着继国缘壹那“你将人命都当成什么了?”的质问,被愤怒和恐惧所支配的无惨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直接抛下珠世、将自己的身体分裂成一千八百多块碎片四散逃去。尽管继国缘壹使出全力消灭了绝大部分的碎片,但无惨还是借助残存的碎片保住了性命。由于身上的伤口完全无法愈合而只能隐藏起来,无惨因此对那个仿佛就是为了打倒自己而诞生的男人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并且躲在暗中直到确定缘壹死亡前都不曾在世人面前出现。同时因为对成为完美生物的渴望越加强烈,也是为了彻底消灭鬼杀队,无惨决定创造十二只最强的恶鬼“十二鬼月”。被无惨丢下不管的珠世在被缘壹放走前将自己的所有信息都透露了出去,最后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彻底摆脱了无惨的控制。

在黑死牟上报继国缘壹的死讯之后,无惨亲自出面攻击了鬼杀队并彻底铲除了所有了解日之呼吸使用方式的剑士,断绝了日之呼吸的传承。虽然鬼杀队和率领它的产屋敷家族数次被恶鬼逼入绝境,但最终产屋敷家族利用了自己预知未来的独特异能躲藏了起来,致使无惨再无法寻获鬼杀队本部的下落。

江户时期

在江户时代的近三百余年间,无惨为了制造优秀的部下而不断在日本各地游走,并且强迫或诱惑等方式将自己中意的人类变成强力的鬼,最终组成了十二鬼月的基本雏形。

在此期间,无惨本人先后完成了以下几件事:

1.由于在没有配置眷属的地方出现闹鬼传闻,无惨便为了查看状况而亲自前往当地。在那里他遭遇意志已经濒临崩溃、为了复仇而大开杀戒的狛治。尽管对于传闻的真凶不过是个人类感到无趣,但无惨还是由于看中狛治的实力而强行他变成了鬼,而狛治在变成鬼后失去了记忆,并且依靠着仅存的变强执念成为了猗窝座。

2.遭遇了年仅二十却丝毫没有人类应有感情的童磨,由于十分中意的关系而赐予童磨鬼之血。

3.刻意跑到大牢里找到了因杀人、盗窃等罪名而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半天狗,由于对半天狗的扭曲观念十分中意,无惨便赐予他自己的血液越狱,鬼化的半天狗随即杀死了奉行。

4.在一个小渔村里遇到了玉壶,由于看中了玉壶残忍的个性和变态的兴趣,因此将自己的血液赐予了他。

5.在童磨晋升为上弦之贰之后,无惨在童磨的举荐下赐予了妓夫太郎和堕姬兄妹自己的血液,更加强化了他们二人的实力,并且让他们接任了童磨原本的上弦之陆。

6.遭遇了与自己过去状况接近的少年累,由于在累身上看到了过去那个病恹恹的自己,无惨便将自己的血液赐给累使他获得了强健的身体。但是累在之后却因为杀死父母而陷入了无法接受现实的状态,无惨便表示犯下错误的是没能接受累的父母,籍此引诱累逃避现实并正式成为自己的部下,同时因为累有着和自己非常相似的过去,无惨同时默许了累在那田蜘蛛山的诸多行动。
7.由于下弦之陆·响凯由于天赋不行而无法继续变强,无惨便直接剥夺了他的数字、并将他逐出十二鬼月之列。
8.用多重身份潜伏在人类社会,试图借由人类的力量找到青色彼岸花。

儿童的形象→确保制作药物所需的场所

艺伎的女性形象→收集青色彼岸花的情报。指示人类在白天搜寻彼岸花。

男性形象→在无法使用艺伎这一身份的场所收集情报以及确保资金

有些场合会杀死资产家并化身其容貌来进行情报收集和操控资金,在外行动的时候会将自己一部分的肉制成的肉人偶置于原处。

初入鬼杀队篇

由于直到大正都一直找不到青色彼岸花的关系,无惨决定实验性的制造能够克服阳光的鬼,并且在于宿驿行动时袭击了住在深山的灶门一家,同时实验性的将自己的血液注入了他们的体内。

最终无惨在误以为他们全都因为承受不住而死后便离开了,但是实际上长女灶门祢豆子却凭着对无惨的憎恨承受住了无惨的鬼血,而这家的长子灶门炭治郎则因为不在家而躲过一劫。

入队选拔篇

将灶门家灭门两年之后,无惨化名为月彦经营着一家贸易公司,这期间将丽的原丈夫杀害,想要与丽接触并以此获得大量人脉。
由于不想被质疑为何无法站在太阳下,就以自己的原本的姿态—一名叫“月彦”的贸易公司老板与丽接触,并和她结婚。
在这期间,一直伪装成和蔼可亲的丈夫和父亲,与“妻子”丽以及“女儿”一起生活。

与妻女一同在浅草逛街时意外的遭遇了日之呼吸的最后传承者灶门炭治郎。无惨刻意将路人变成鬼引发了骚乱,意外发现了炭治郎与继国缘壹一样的耳饰,趁着骚乱借机离开。同时由炭治郎的“我会追赶你到地狱尽头,直到斩下你的项上人头”的话语中,回想起了自己被继国缘壹逼近绝境的恐怖回忆,无惨因此决定除掉灶门炭治郎。

随后无惨找借口支开了妻女,并且为了召集部下而进到了一个人烟罕至的小巷。但是无惨却在小巷中遭到了三个混混的纠缠,尽管无惨一开始并不想发生纠缠,但由于其中一人声称自己看起来“脸色惨白,像是命不久矣”,被戳中心中最大痛处的无惨随即便以极其残忍的方式依次杀死了三个人,随即召来距离最近的朱纱丸和矢琶羽这两只自以为是十二鬼月的鬼去刺杀炭治郎。

柱众审判篇

由于下弦之鬼的实力实在太过弱小,不但无法起到实质作用还在百年间更迭了数次,最终由于下弦之伍·累遭到水柱·富冈义勇的斩杀,对于下弦存在意义彻底失去信心的无惨因此决定撤除下弦,并且命令鸣女将十二鬼月的下弦全员召集至无限城当中。
由于读取了下弦之陆·釜鵺的想法,怒火中烧的无惨因此一口气把釜鵺、零余子、病叶、辘轳四鬼全部处死,但由于下弦之壹·魇梦对于自己行为没有感到丝毫畏惧,无惨因此相中了魇梦。在给予魇梦血液之后下达了刺杀灶门炭治郎的命令。
无限列车篇
为了制作能够克服阳光的药物,无惨刻意化生成孩童的姿态作为养子潜伏到了一个经营制药厂的富商家庭,并且试图调配出能够使自己不再惧怕阳光的药物。
在感应到魇梦已经在无限列车被消灭后,无惨命令了正在附近行动的上弦之叁·猗窝座赶去现场剿灭所有鬼杀队剑士。

但由于猗窝座为了躲避阳光而只打倒了炎柱·炼狱杏寿郎一人,最终无惨因为猗窝座没有杀掉炭治郎与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而大发雷霆,在斥责猗窝座办事不利的同时表示自己对他非常失望后让他退下了。

吉原篇

前去吉原的无惨检查了上弦之陆·堕姬的状况,并向其下达了消灭脱离了自己控制的祢豆子的命令。
在堕姬与妓夫太郎被消灭后,无惨令鸣女召集其余的五位上弦前往了无限城。无惨现身时,仅有黑死牟察觉到了其的到来。
现身后的无惨摆弄着实验仪器,似乎是在研究能让自身克服阳光的药物。

接着,无惨向众上弦表示:妓夫太郎之所以会输,全都是因为被堕姬拖了后腿,并认为上弦之陆兄妹是残留了太多的人性才导致了失败。

同时,上弦们不但一直寻找不到青色彼岸花,甚至就连产屋敷一族的踪迹都找不到,以至于一直未能剿灭产屋敷家族,让无惨感到十分不满。而在这百年间,上弦尽管不断地屠杀着柱,但对鬼杀队的根基根本无法产生多大的动摇。因此无惨表示自己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上弦存在的价值。
随后,上弦之伍·玉壶向无惨表示自己找到了青色彼岸花的相关情报。但无惨正因上弦被打倒而在气头上,因而警告玉壶不要将未经确认的消息上报,并将其头扯下作为惩罚。

在冷静下来后,无惨又要求玉壶和上弦之肆·半天狗一起行动,确定青色彼岸花的情报。

锻刀人之村篇

当无惨正以幼童姿态正在家中读书时,他恰好通过半天狗死前发出的信息得知灶门祢豆子克服了阳光。兴奋之下的无惨认为自己不需要通过人类途径制作克服阳光的药物,也没必要接着寻找青色彼岸花了,于是无情杀死了对自己视如己出的制药富商养母,一边自言自语无惨一边解除了拟态,杀死了大声叫喊的女仆。
之后,无惨将剩下所有的鬼都集中到了无限城,开始计划一举消灭产屋敷一族并抓到祢豆子,使自己也能克服阳光。

柱指导期间

不久后,无惨命令新任上弦之肆·鸣女利用血鬼术获取鬼杀队本部的位置,而自己也借着鸣女的血鬼术来监视着几乎所有鬼杀队成员的动向,确定鬼杀队成员的位置,以此来完成将鬼杀队全员拉入无限城剿灭的计划布局。
在此之后,无惨亲自前往了产屋敷宅邸,与重病在床的产屋敷耀哉对峙。在与其一番对话后,无惨被其舍命引爆炸弹重创。
紧接着,无惨又立即被珠世偷袭,并被其植入了变为人类的药,但无惨随即便反手将她死死地困在自己身边。随后,无惨被赶来的岩柱·悲鸣屿行冥用流星锤打爆了头颅,但由于自己早已突破了限界,因此完成了头部的再生而依旧未死。
之后,在面对全体七柱和炭治郎等人的夹击时,无惨命令鸣女按照先前确定的鬼杀队本部位置,将自己周围的所有鬼杀队队员全部打入了无限城中。同时,无惨本人也带着被自己困住的珠世进入了无限城中,以血鬼术变化出了巨大的肉球型态的茧并藏身其中,意图以此拖延时间来分解变回人类的药。

无限城篇

进入无限城后,无惨化为了茧的样子躲在了无限城深处,并命令黑死牟、童磨、猗窝座、鸣女、狯岳等五大上弦和无数下弦水平的鬼务必阻拦鬼杀队成员的行动,而自己则专心分解体内的变回人类的药。
在童磨,猗窝座,狯岳都被打倒后,无惨通过细胞给黑死牟下达了命令,询问黑死牟的战况并要求他阻拦正在寻找自己的鬼杀队剑士,绝不能让他们到达自己那里。结果却恰好被吞食了黑死牟断刀的不死川玄弥听到。
最终,在黑死牟也被消灭之后,无惨终于完全分解了自己体内的变为人类的药,并获得了对于此药的抗性。随即他便破茧而出,不仅杀死了一直被自己困住的珠世,还消灭了自己周围所有的鬼杀队剑士,并将他们完全吞噬以迅速恢复体力。
此刻,已经成为了完全体的无惨正式宣告:现在就是彻底灭亡鬼杀队的时刻!

决战

在宣布决战开始后,无惨便命令鸣女发动血鬼术,将已经打倒了猗窝座的炭治郎和义勇强行传送到了自己面前。但是,在看到两人面对自己那无比愤怒的样子时,无惨却觉得很无趣。
接着,无惨极为平静地向两人表示,鬼杀队真是太缠人了,每个人都要找自己复仇,让自己很是厌烦,明明只要他们自己幸存下来不就可以了么。无惨的这番话,让炭治郎和义勇十分不解。
随即,无惨开始轻蔑地询问眼前的两人:“被我所杀的人,就跟遭遇了天灾而遇难其实没什么两样,根本不必去深究,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自己安安稳稳过日子不就够了?何苦要向我来复仇呢?”
接着,无惨便指出:一般人是不会蠢到来向自己寻仇的,只有像鬼杀队这样的疯子才会选择牺牲生命,为了所谓的“家人”和“朋友”而这么做,跟这样的组织战斗真是让自己觉得厌倦,因此才必须得跟鬼杀队做个了断。
此刻,再也听不下去的炭治郎,终于意识到无惨根本不懂人类的羁绊。随即,已经被激怒到了极点的他,对无惨冷冷地说道:“你是……不配存在于这世上的生物!”
语罢,无惨便将手臂异化成了刺鞭的形状,朝炭治郎和义勇发动了进攻。二人在不断躲避刺鞭的同时,始终在努力寻找着时机进行反击。接着,炭治郎抓住了无惨进攻的间隙,趁机突进到了无惨身边,想要对无惨发出斩击。但无惨早就察觉到了炭治郎已经近身,于是便在一瞬间将刺鞭的形状改变,缠绕在自己周围,形成了漩涡状的防护,不仅轻松化解掉了炭治郎的攻势,还成功将他的右眼划伤。

随即,无惨通过自己的细胞获取了鸣女的视野,想要观察鸣女那边的战况。当从鸣女的视角中,看到了甘露寺蜜璃和伊黑小芭内二人都已经被杀死时,无惨便放下心来准备专心对付炭治郎和义勇,并加快了刺鞭的攻击频率。就在炭治郎因右眼失明而无法及时闪避无惨的刺鞭时,本来应该已经“死亡”的蛇恋二柱却突然打破墙壁冲了出来,并救下了炭治郎。看到眼前活着的二人,无惨感到既恼怒又疑惑,于是便透过细胞大声质问鸣女她到底在干什么。但让无惨没想到的是,此时的鸣女已经被满怀恨意的愈史郎所操控了。
此时,由于失去了鸣女的控制,无限城逐渐开始崩坏。同时,无惨听到了愈史郎那无比悲愤的怒吼:“无惨,你犯下了世界上最深重的罪孽……那就是将珠世小姐从我身边夺走……从现在开始,我要把你轰到地面上去!”
随后,无惨在无限城开始摇晃的情况下与四人交战。期间,无惨一直试图从愈史郎手中夺回对鸣女的控制权,愈史郎的手被无惨的细胞侵蚀,努力与无惨对抗着。同时在无惨分神夺回控制权时,柱们一齐发起了进攻,导致无惨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夺回控制权。在意识到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夺回鸣女的控制权后,无惨便干脆直接抹杀掉了鸣女,意图利用鸣女的死亡令无限城崩坏,将鬼杀队全员压死。但愈史郎仍利用鸣女仅存的活性细胞,努力地将无限城朝地面抬升。
与此同时,炭治郎、义勇、伊黑、蜜璃四人一直艰难地与无惨周旋着。在化解了义勇和伊黑发出的合击技后,无惨使用刺鞭一击击中了炭治郎的肩部,将其打倒在地。随即,无惨便打算利用刺鞭解决掉走神了的甘露寺蜜璃,但却没有注意到站起身来的炭治郎,结果被炭治郎投掷出的已故队员的断刀刺穿了头部。正当愤怒的无惨回头怒视炭治郎之际,无限城也在此时冲出了地面,并彻底崩塌。无惨以及鬼杀队的众人因此全部脱出了无限城。

明月高照,夜晚还未结束。但是,决战的舞台,终于来到了地面上……

此时,无惨与鬼杀队众人已经置身于一座繁华城市中的某条街道上,而距离日出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为了不让无惨再次逃脱,鬼杀队的新任当主产屋敷辉利哉因此不得不通过鎹鸦对鬼杀队全员下了死命令——拼尽全力,务必阻止无惨逃离,哪怕拼上性命!
于是,以水、蛇、恋三柱为首的鬼杀队剑士们,开始义无反顾地冲向了无惨。然而,已经进入了完全体的无惨早就已经不害怕日轮刀的斩击了。看穿了鬼杀队的计划便是意图拖延时间的他,因此感到了索然无味。但二话没说,他还是重新将双臂化作了刺鞭,并从背后伸出了无数绳索般的触手,开始横扫整个战场。
紧接着,面对水、蛇、恋三柱的合击技,无惨仅仅是用刺鞭便挡下了三人的剑技。而伊黑对无惨使出了专门用于斩首的蛇之呼吸·三之型,却发现自己的刀在斩进无惨的脖子后,直接陷进了肉里面。随即,三人便被无惨用刺鞭弹开。此时,伊黑才意识到,脖子在受到了斩击的瞬间便完成了再生,这便是已经无限接近于完美生物的无惨的恢复能力,除了阳光之外,已经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彻底杀死无惨。

此时,三柱因为距离无惨过近而已经来不及抵挡无惨使用刺鞭和触手发出的猛烈攻势。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许多鬼杀队的普通成员用自己的肉体之躯替三柱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随后,又有更多的普通剑士在牺牲者的号召下,为了保护三柱,开始前仆后继地朝着无惨冲去。但是,对于已经成为了怪物的无惨而言,他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仅仅是相当于过来给自己送标靶来的而已。很快,所有冲过来的普通队员都无一幸免,在甘露寺蜜璃的哭喊声中,被无惨使用刺鞭轻松削成了数段。
与此同时,尚在远处、已经受了重伤的炭治郎在目睹了这悲壮的一幕后,也准备强忍着疼痛朝无惨那边赶去,但没跑几步便失去了平衡而跌倒在地。同时,他的右眼处也产生了异样的变化,开始严重肿胀。看见了这一幕的无惨,一面继续迎接着鬼杀队众人的攻击,一面开始替众人解说起来。原来,无惨先前就利用自己的刺鞭,在进行攻击的同时将自己的血液注入了炭治郎以及鬼杀队众人的体内。由于自己的意志,鬼之血液不会将鬼杀队众人变成鬼,但猛毒一般的血液会疯狂地破坏人体的细胞,让人的身体崩坏而死。随即,鬼舞辻无惨开始轻蔑地宣布:“灶门炭治郎已经死了!”
随后,无惨加强了对三柱的攻势,而先前就已经受伤的蜜璃成为了无惨的新目标。无惨连续的刺鞭攻击让蜜璃逐渐难以招架,还被连续划伤了好几次。而就在此时,岩柱·悲鸣屿行冥及时赶到,使用流星锤击退了无惨的刺鞭。而风柱·不死川实弥也在此时突然出现在了无惨上方,朝无惨扔出了数瓶燃油,利用无惨的刺鞭将油瓶击碎的瞬间产生的火花,成功将无惨整个人点燃。虽然火焰对于无惨无效,但也着实让他难受了一回。
趁着岩风二柱加入战局、拖住无惨之际,义勇给村田下达了指令,让他将昏迷不醒的炭治郎拖离战场,去找愈史郎替其疗伤。而面对全体五柱的夹击,无惨毫不落于下风。随着黎明越来越近,越来感到恼火的他开始大幅加强了攻势,他的刺鞭挥动的速度之快,就连开启了通透世界的悲鸣屿行冥也难以跟得上节奏,五柱因此一同被无惨逐渐地压制住。很快,有伤在身的甘露寺蜜璃便招架不过来了。就在她准备冲向无惨舍命一搏之际,她被无惨的刺鞭狠狠地击中,被削去了左肩和左脸颊的一部分。看到蜜璃受伤的伊黑,在义勇、行冥与实弥的掩护下,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救下了蜜璃。但是无惨的这一击着实令众柱都吃了一惊:明明甘露寺已经避开了攻击,却还是被击中了。

在委托普通队员将蜜璃带去愈史郎那里接受疗伤后,伊黑小芭内解掉了一直缠在嘴上的绷带,怀着必死的决心,再一次朝无惨冲了过去……

伊黑小芭内以万钧之力开启了赫刀,随后不死川实弥以及富冈义勇、悲鸣屿行冥也获得了赫刀,同时嘴平伊之助、栗花落香奈乎、我妻善逸也参与与无惨的战斗,本以为直到黎明为止可以压制住无惨,但是随着无惨使用了未知的手段,所有人都被一瞬间击败。
在栗花落香奈乎即将被杀之时,炭治郎及时苏醒,用日之呼吸·辉辉恩光救下了香奈乎,在一只眼失明、身中剧毒、体力不支的情况下独自与无惨进行对决,坚持使用在梦中领悟贯通的、由不断循环日之呼吸的十二型组成的日之呼吸十三型,穿过无惨的攻击,不断斩击无惨体内的心脏和大脑直到黎明,在这期间,看穿无惨真正的杀手锏乃是腿上速度最快的八根管鞭,也是众人被击败的原因。

无惨发觉炭治郎的体力在不断下降,招式的精度也不断下降,而众柱和炭治郎的实力与当初碾压自己的继国缘壹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为什么解决他们还要花费那么长时间?于是无惨对体内珠世残余的细胞进行拷问,被反讽:“我才不说,就用你那多余的大脑思考一下怎么样?”后无惨直接捏爆由珠世细胞组成的头,阅读珠世细胞里残留的记忆,知晓自己体内能让鬼变为人的药剂乃是复合药剂,一旦被分解,就会变成可以使自己衰老的药剂,这种由珠世制作的药剂,一分钟就可以使无惨衰老五十岁,扣除药剂发作的时间,无惨也至少衰老了九千岁,由于衰老,自己的速度也在不断下降,甚至于无法迅速击杀炭治郎。
后来,由于珠世的药物不断加深,身体上继国缘壹的赫刀斩击的伤痕被暴露出来,并且随着无惨的五脑七心进行移动,是身体的弱点所在。炭治郎随即借由继国缘壹留下的伤痕,不断进行日之呼吸第十三型的循环。

感受到柱苏醒过来,之前的攻击并没有致命之后,无惨果断使用自我分裂放弃战斗,但珠世的药物不仅只是两种复合药物,而是“变人药”,“老化药”,“阻止分裂药”,“细胞破坏药”的四种多重复合药,在药物接连不断的轰击和削弱之下,无惨已经无法进行自我分裂,体力也几近耗尽,衰弱到了谷底的状态。
被逼入绝境的无惨,终于使用了自己最强的血鬼术,在无惨血鬼术的作用下,伊黑被震晕,炭治郎几乎于窒息,全身的神经系统都完全紊乱,盘旋于上空的乌鸦也被震死,甚至连远处的辉利哉都被其影响,无惨随即抓住机会准备逃跑,但被苏醒过来的伊之助和善逸给阻拦。

在接连不断的攻击之下,衰弱到谷底的无惨被钉在墙上,在想要攻击炭治郎之际被甘露寺蜜璃扯断了双臂,但刺鞭上的吸力将抓住触手的蜜璃给予了致命伤,随后被实弥给刺穿右臂给钉在墙上。无惨疯狂的想要逃脱,意图通过将头部变成怪物姿态,将炭治郎咬穿并摆脱束缚,但被苏醒过来的伊黑给挡下。
面对即将来临的破晓,无惨迫切地希望逃脱,于是再度使用了最强的血鬼术,在强烈的冲击波之下,实弥和伊黑被吹飞,炭治郎的一只手瞬间被碾为血沫,炭治郎依旧以命相拦,义勇也及时赶到为炭治郎支撑力量,无惨被钉在墙上却仍进行疯狂反扑。之后为了防止自己被阳光晒死,不断增殖自身肉体,化为“巨婴”将炭治郎“吞入”其身体内,并试图钻入地下躲避阳光。最后被岩柱,蛇柱,水柱,风柱,炭治郎还有隐拖住,倾注所有人的努力,终于将无惨拖到阳光之下。

肉体即将崩坏之际,无惨回想起出生之际的事情,由于鬼杀队这绵延不绝的传承出现在他的面前,证实了产屋敷的这一观点并且将他击败。无惨因此认识到了产屋敷所说的“人的意志是永恒”的这一事实,并且认可了产屋敷所说的“意志永恒”。

随即将自身全部力量以及意志都给了呼吸和心跳都已经停止的炭治郎,坚信炭治郎能成为克服阳光,并且超越他的最强鬼之王,希望炭治郎作为他的继承者能够实现他的梦想,延续他的“生”,以实现他真正的“永恒”,并且毁灭阻止他愿望的鬼杀队。

被无惨注入全部血液的炭治郎,苏醒后随即克服了阳光,并且化身成新的鬼之王陷入暴走状态,却仍旧在鬼杀队众人的努力下注入了剩余的变人药剂。

最终在炭治郎与无惨残留意志的对话中,明确表示了自己要以人类的身份死去,无惨虽然依旧不肯罢休,但借由死去亲人和队友灵魂的帮助下,炭治郎脱离了无惨细胞的控制,并且回到了伙伴们的身边。而无惨只得不甘和恐惧的落下地狱,带着他千年的恐怖和悲剧,彻底的消散于世间。

地狱

在被打倒之后落下阿鼻地狱。在被后藤询问被呼吸法斩首时的感觉时,无惨暂时从地狱里被拉出来并且非常不高兴的表示“不爽”。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炼狱瑠火
  • 下一篇:继国缘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