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霞柱 时透无一郎

日期:2023-05-05 来源:互联网 点击:1461

时透无一郎,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鬼杀队中的霞柱,无一郎是仅用两个月就成为了柱的天才少年,其祖先继国岩胜为初代呼吸法剑士。在刀匠村一战中,无一郎不仅开启了斑纹,也成功恢复记忆。

鬼灭之刃时透无一郎介绍,天才少年

身份背景

时透无一郎的祖上是鬼杀队初代呼吸法剑士的继国岩胜,无一郎作为剑士的后代,天生就拥有成为剑士的才能。无一郎出生于以伐木为生的家庭,他的父母皆在他十岁时逝世,后来他与他的哥哥时透有一郎相依为命。在哥哥被恶鬼重伤后,暴怒的无一郎杀死了恶鬼,但也因此受了重伤。有一郎因重伤而死,濒死的无一郎则及时得到了鬼杀队的救助,但在之后无一郎也失去了所有记忆。刻苦训练的无一郎在拿起刀后仅用两个月就成为了鬼杀队的柱。在刀匠村一战中,无一郎也恢复了失去的记忆。

相貌衣着

时透无一郎留着黑色长发,头前两侧留有长刘海,他的头发末端为薄荷绿色,其眼睛上的虹膜同为薄荷绿色。无一郎时常穿着大一号的鬼杀队队服,这是他刻意为之,可让敌人不容易看出他手的长度与转向、膝盖位置等身体线条的位置,让对手难以掌握无一郎的下一步动作。

性格特点

无一郎是个善良的人,乐于帮助他人。而在失去记忆后,无一郎的言行举止变得很像他的哥哥,他觉得像是哥哥在保护自己一样,所以其实很高兴(不过周围的人可能因为他的毒舌而有些痛苦)。失去记忆的无一郎也变得对他人漠不关心,救援时也会考虑对象是否值得优先解救,不过无一郎本人并无恶意。

在刀匠村一战中,受灶门炭治郎的影响,无一郎的记忆得到恢复,他的个性也得到了改变。无一郎恢复记忆后,语气也缓和了很多,不过在柱训练期间,批评无法完成训练的人依旧是毫不留情。

角色经历

早期经历

时透无一郎出身于一个以伐木为生的家庭,孩童时代的无一郎常帮身为樵夫的父亲砍树。在无一郎10岁那年,他的母亲得了感冒且久治不愈,结果恶化为肺炎死去,而父亲也因为在暴雨天时为了给妻子采草药治病而跌落山崖摔死。从此无一郎与他的双胞胎哥哥时透有一郎相依为命。

哥哥有一郎的话语刻薄,其消极的话语与父亲完全相反,有一郎甚至说出了"无一郎的'无'是'无能'的无"。无一郎觉得与哥哥的生活似乎让他快要喘不过气,他觉得哥哥讨厌他,并觉得哥哥是个冷漠的人。到了春天,鬼杀队主公的妻子产屋敷天音来到时透家,希望邀请两人加入鬼杀队,但口出恶言的有一郎将天音赶走。无一郎从天音那得知了他们的祖先是初代呼吸法剑士,开心的无一郎希望能加入鬼杀队来拯救被鬼折磨的人。不希望无一郎死去的有一郎则以恶言来打压无一郎的想法。

无一郎与有一郎开始很少讲话,某次有一郎朝频频来造访的天音泼水,兄弟二人因此吵了一架。无一郎十一岁夏天的某个晚上,一只鬼闯入家里砍断了有一郎的左手,无一郎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暴怒,等回过神来,那只鬼已被无一郎用木材和农具钉在了野外,不久后阳光出现,那只鬼灰飞烟灭。无一郎花了不少时间回到家中,濒死的有一郎祈求上天能救自己弟弟,并认为弟弟是个心善的孩子,是自己阻碍了他去帮助他人。有一郎在生命的最后也说出了他真正的想法:"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

痛苦的无一郎紧握着有一郎遗体的手,有一郎的遗体逐渐腐烂,无一郎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出现蛆,而天音带着两个产屋敷家的孩子及时出现,救下了濒死的无一郎。无一郎自此失去了记忆,鬼杀队的主公产屋敷耀哉也见了重伤卧床的无一郎,并坚信无一郎一定会恢复失去的记忆。之后的无一郎哪怕是失忆,身体依然记得那种愤怒,于是他拼了命、日夜不断地锻炼着自己,为的就是杀死世上所有的鬼。而无一郎仅拿刀两个月就成为了鬼杀队的柱。

柱合会议

在柱合会议召开前,鬼杀队队员灶门炭治郎及水柱·富冈义勇因违反队规,包庇了身为鬼的灶门祢豆子,而被带回鬼杀队总部接受众柱的审判。

其他柱在讨论如何处罚时,无一郎看着天空的云朵,并不在意审判一事。在灶门炭治郎与风柱·不死川实弥将要爆发冲突前,主公产屋敷耀哉到达现场,已认可炭治郎和祢豆子的主公希望柱们能接纳他们,但还是有不少柱持反对意见,无一郎则表示无所谓。但到主公提到炭治郎遭遇过鬼王鬼舞辻无惨时,无一郎与其他柱皆感到震惊。最终,因身为鬼的祢豆子承受住了实弥的稀血诱惑试炼,炭治郎和祢豆子得以留在鬼杀队。而本来要离开的炭治郎因实弥刺伤祢豆子而想找实弥算账,打断了主公的讲话,无一郎因此丢出石子打晕了炭治郎[12]。当晚,无一郎参与了柱合会议。

在无限列车事件中,炎柱·炼狱杏寿郎战死,无一郎也通过鎹鸦得知了这一消息。

前往刀匠村

为重新锻造自己的日轮刀,无一郎来到了刀匠村。无一郎找到了掌管战斗人偶"缘壹零式"的小铁,并希望能启动缘壹零式进行训练。但小铁因担心缘壹零式损坏而拒绝将钥匙给无一郎,无一郎打算动粗,但被炭治郎阻止。无一郎认为刀匠除了打造武器以外毫无用处,炭治郎则驳斥了无一郎的意见。无一郎打晕了炭治郎,并开始与缘壹零式交战。无一郎成功击败了缘壹零式,但他的日轮刀也断掉了,无一郎将缘壹零式手上的一把日轮刀带走,并把已损的日轮刀丢给炭治郎,让他处理掉(实际上,小铁并未告诉无一郎如何让缘壹零式发挥真正实力,无一郎的训练等同于浪费时间)。

之后无一郎在屋子里找到炭治郎,无一郎想找自己的新刀匠铁穴森钢藏。炭治郎表示要与无一郎一起去寻找,无一郎问炭治郎为何爱管别人的事,炭治郎则说:"助人为乐,自己也会收到回报",这句父亲常说的话则让无一郎感到有些熟悉。

随后,一个爬在地上的老头样貌的鬼(上弦之肆·半天狗)打开门,两人均没能在其开门前察觉其气息,他们确信这就是上弦鬼。无一郎使用霞之呼吸·肆之型·移流斩,被半天狗躲过,炭治郎和灶门祢豆子顺势攻击半天狗,无一郎趁机砍下了半天狗的脑袋。从半天狗的头部分裂出的分身"可乐"用扇子将想要攻来的无一郎扇飞。

被扇飞的无一郎在赶回去的路上发现被鬼袭击的小铁,无一郎认为救援小铁的优先性不高,而无一郎想起了刚才炭治郎对他说的那句话,决定救下小铁。无一郎发现这只鱼头鬼就算砍断脑袋也不会死去,脑袋还会再生,鱼头鬼在被无一郎砍碎身后的壶后才死亡。小铁请求无一郎去救铁穴森和钢铁冢萤,无一郎在想起主公曾经对自己的认同后,便带着小铁前去救援。

无一郎到达后,救下了被鱼鬼攻击的铁穴森。无一郎询问是否准备好了他的刀,铁穴森则说炭治郎已经拜托过他,他也调查了一开始负责为无一郎锻刀的刀匠。铁穴森本想去工作的小屋里拿出为无一郎准备的刀,察觉到鬼气息的无一郎拉住了铁穴森,随后上弦之伍·玉壶从壶里现身。无一郎两次挥刀攻击玉壶,均被其躲过,无一郎发现玉壶能在各个壶之间移动,并判断东躲西藏的玉壶只要被砍下头颅就会死。

玉壶从手中的壶里放出发射刺针的金鱼,无一郎躲过了射击,并且替来不及闪躲的铁穴森和小铁挡下了射来的刺针。无一郎因为玉壶所言从而意外的回想起了杀死兄长的鬼所说过的话,随后无一郎近身攻击玉壶的脖子,但玉壶使用血鬼术·水狱钵,壶状水牢将无一郎困住。

靠着残留在肺部的空气,无一郎使用壹之型·垂天远霞突破水牢,但攻击并未成效。空气已用尽,无一郎认为自己将死,他的脑海里浮现了炭治郎对他说着鼓励的话语,但炭治郎并未对他说过这些话(实际上是无一郎的父亲对他说的)。小铁不停尝试破坏水牢,即便是被玉壶造出的鬼刺中心窝,他还是拼命将空气输送到水牢里。愤怒无一郎用出贰之型·八重霞打破了水牢[49]

无一郎的记忆开始恢复,他这才想起自己的父亲和炭治郎都有着红色的眼眸。无一郎拔掉了脸上的刺针,随后的无一郎也觉醒了斑纹。无一郎找到屋里的玉壶,并挥刀攻击,玉壶的右肩被伤到。玉壶使用血鬼术·蛸壶地狱制造出多个章鱼触手,无一郎在被包围时拿到了铁穴森丢给他的刀。无一郎斩断了触手,并以伍之型·霞云之海突进玉壶,玉壶尽管躲过,但其脖子也有一半被砍中。

玉壶与无一郎嘲讽了起来,在无一郎调侃壶的形状后,愤怒的玉壶用出血鬼术·一万滑空粘鱼,此招被无一郎以陆之型·月之霞消、叁之型·霞散之飞沫击破。玉壶以蜕皮躲过无一郎的近身斩首,并展露出其真正的样貌。无一郎无视了玉壶引以为傲的完全体,因此大发雷霆的玉壶随即便决定以血鬼术·阵杀鱼鳞直接打倒无一郎,但无一郎反而以柒之型·胧直接将失去冷静的玉壶斩首。只剩脑袋的玉壶仍在咒骂,无一郎也将玉壶的头颅彻底斩碎。

由于先前玉壶刺针里的毒已循环全身,口吐白沫的无一郎倒下。而小铁因为其衣服里放着炼狱杏寿郎刀镡而避过了致命攻击,无一郎在看见杏寿郎的刀镡后,想起曾经鼓励自己的杏寿郎,而流下了眼泪。父母和兄长的魂魄也一同出现表扬了无一郎的努力。

而炭治郎那边,在半天狗的真身打算吃掉附近的居民补充体力时,无一郎将钢铁冢萤还未磨制好的炭治郎的日轮刀抢来扔给了炭治郎,炭治郎在拿到刀后顺利斩首了半天狗。无一郎在小铁的搀扶下去与炭治郎会合,无一郎感谢炭治郎,多亏炭治郎他才找回珍贵的东西。

众柱指导训练

刀匠村一战中,霞柱·时透无一郎成功将上弦之伍·玉壶斩首,恋柱·甘露寺蜜璃与灶门炭治郎、灶门祢豆子、噬鬼者不死川玄弥合力击败了上弦之肆·半天狗,而身为鬼的祢豆子也成功克服了阳光。

鬼杀队也在产屋敷宅邸紧急召开柱合会议。由于主公的病情恶化,会议由主公的妻子产屋敷天音来召开,天音表示病情恶化以后将再也无法与大家见面。天音认为身为鬼的祢豆子克服了阳光,无惨肯定会想办法夺取祢豆子,不久后应该会爆发一场全面战斗。受到报告的天音希望在战斗中开启斑纹的无一郎和甘露寺蜜璃能将斑纹出现的条件告诉大家。天音将斑纹的传说告诉给了众人,并称这个时代最早开启斑纹的是非柱阶级的炭治郎。

不善于表达的蜜璃未能成功将斑纹浮现的条件告诉众人。无一郎则将其开启斑纹时的身体条件说了出来。之后,为了提升全队战力以及让柱能开启斑纹,鬼杀队展开了由柱指导的训练,阶级比柱低的人可依序请柱来训练自己,身为霞柱的无一郎负责的是高速移动训练。痊愈后的炭治郎在完成前音柱·宇髄天元的训练后,来到无一郎所在处接受训练,无一郎很满意炭治郎的表现,炭治郎训练仅五天,无一郎便同意其前往下一个柱那边训练。

无限城之战

鬼舞辻无惨为了杀死产屋敷耀哉和带走已经克服阳光的祢豆子,在某个夜晚到达了产屋敷宅邸,找到了产屋敷耀哉。无一郎与众柱从鎹鸦那得知产屋敷宅邸遇袭的消息后,火速赶往产屋敷宅邸。主公将自己当做诱饵,引爆炸药身亡。无惨遭到珠世、行冥的伏击,无一郎与抵达现场的众柱打算攻击无惨,而无惨则唤出通往无限城的通道,无一郎与众柱皆坠入了无限城。

无一郎与行冥一同行动,无一郎询问行冥,并从行冥那得知了主公是将自己当作诱饵而阵亡的。两人跟随鎹鸦行动,行冥告知无一郎,离无惨所在的位置已经很近,让无一郎不要大意。但随后无一郎被无限城变化的地形撞击,无一郎则是让行冥继续前进。

被撞进一个大房间里的无一郎,遇上了镇守此地的上弦之壹·黑死牟。看着携带佩刀的上弦之鬼,无一郎猜测其曾是强大的猎鬼人,无一郎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本能地拒绝与对方战斗,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黑死牟在得知无一郎的名字后,指出无一郎便是自己的后代。尽管无一郎因此感到震惊,但他还是迅速恢复了冷静。

无一郎先后尝试用贰之型·八重霞和伍之型·霞云之海攻击黑死牟,但进攻均被黑死牟避过。无一郎开启了斑纹,并使用柒之型·胧,无一郎挥刀朝黑死牟的脖子砍去,黑死牟在避过攻击后使用月之呼吸·壹之型·暗月·宵之宫,砍断了无一郎的左手。无一郎惊讶于黑死牟能使用呼吸法以及他的速度之快。随后无一郎进行简单止血,并使用肆之型·移流斩反击,但黑死牟看穿了无一郎的攻击,并利用无一郎的刀捅穿了无一郎的身体,将其钉在柱子上,黑死牟打算将无一郎变成鬼。另一方面,无一郎的鎹鸦银子也在为无一郎请求援助。

黑死牟不愿杀死自己的后裔,他为无一郎止了血,希望无一郎能随他为无惨效力。而埋伏着的玄弥开了枪,却被黑死牟发现,其双手、腰部被黑死牟砍断。仅剩一只手的无一郎难以拔出日轮刀,黑死牟就要对玄弥下死手时,风柱·不死川实弥出现,救下了玄弥,并与黑死牟交战。

实弥在于黑死牟的交战中被砍伤,在将要被黑死牟攻击时,行冥抵达战场,救下了实弥。行冥让实弥对伤口进行缝合,随后行冥与黑死牟交战。无一郎经过不断努力,成功将日轮刀从柱子里拔出,并缓慢取出了捅穿自己身体的刀。身负重伤的无一郎认为以自己的体格,过不了几个小时便会失血过多而死。无一郎拿起自己的日轮刀,打算前去加入战斗。玄弥叫住了无一郎,无一郎根据玄弥的指示,将玄弥断掉的身体拼上,并把黑死牟掉落的头发喂给玄弥吃。吃下上弦头发后,玄弥的身体成功愈合,无一郎表示自己会阻止黑死牟的行动,并希望玄弥在必要时开枪,不用顾虑他。

而行冥与实弥联手攻击黑死牟,但两人难以对黑死牟造成有效攻击。在实弥将要被攻击命中时,无一郎救下了实弥,避开了黑死牟的攻击。无一郎打算接近黑死牟,为行冥和实弥创造进攻的机会,而行冥和实弥也察觉到了无一郎的意图,配合无一郎行动。无一郎在两人的掩护下成功靠近黑死牟,尽管无一郎的左腿被斩击砍断,但他也刺中了黑死牟,并且成功开启了透明的世界。

玄弥的弹药命中了黑死牟,其施展的血鬼术压制住了黑死牟的行动,行冥和实弥同时攻击黑死牟。黑死牟的身上长出刀刃,这些刀刃发出的斩击命中了无一郎和玄弥,无一郎被腰斩。濒死的无一郎想在死前做点什么,他握紧了刀柄,开启了赫刀,让刀刃变为红色,限制了黑死牟的行动。濒死的玄弥发动血鬼术让黑死牟无法使用招式,而行冥、实弥合力将黑死牟斩首。尽管之后黑死牟的头部再生,但其先前被无一郎用赫刀刺中的部分也开始崩解,已无法使用招式的黑死牟在身体在不断崩坏的同时被行冥和实弥彻底摧毁,最终化作了碎片消失。

已死去的无一郎到达了另一个世界,见到了死去的哥哥。有一郎并不希望无一郎来到此处,他希望无一郎能逃走,而不是白白牺牲。无一郎诉说着在惨烈的人生中,依然有着数不清的幸福时光。对于无一郎来说,虽然年纪轻轻就送命,却不后悔自己为了追求幸福而做的选择。有一郎抱住了无一郎,并向无一郎道了歉,他坦白自己只是希望无一郎能活下去。最终,兄弟二人携手着去和父母团聚了。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恋柱 甘露寺蜜璃
  • 下一篇:不死川玄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