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海贼王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特拉法尔加·罗

日期:2023-11-13 来源:互联网 点击:91

特拉法尔加·罗(全名"特拉法尔加·D·瓦铁尔·罗"。"D"是隐名,"瓦铁尔"是讳名),日本漫画《航海王》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心脏海贼团船长,极恶的世代之一,手术果实能力者,绰号"死亡外科医生",悬赏金30亿贝里。

出生于"白色城镇",小时候感染了珀铅病,经历了至亲惨死的痛楚后为了报复世界而在10岁时加入了唐吉诃德家族,后被恩人唐吉诃德·罗西南迪所救并被其感化,13岁时脱离唐吉诃德家族,后创立心脏海贼团而名扬天下。

两年前在顶上战争中解救了路飞和甚平,顶上战争后两年间成为"王下七武海",后以挑战四皇中的凯多为目标与草帽一伙结为同盟而被剥夺七武海称号,伺机向唐吉诃德家族完成复仇后开始追寻D之一族的真相。

在和之国联手基德击败了四皇之一的BIG MOM。后在胜者岛败给了黑胡子。

海贼王特拉法尔加罗人物介绍,死亡外科医生

恶魔果实

超人系·手术果实

可以在自己制造出的半球状/全球状的手术室"ROOM"内自由分割组合任何物件。使用能力前罗会先把掌心向着地面,并在掌心下方(或是直接在地面上)制造出一个不断旋转、中空的白色台风状漩涡。旋转的台风漩涡会在旋转一定圈数后释放,形成半球状/全球状的空间之后才能够开始使用能力。

角色经历

童年悲剧

罗出生在被世人称为"白色城镇"的国家弗雷凡斯,自幼接受从医的双亲指导,习得许多医学方面的知识。

世界政府长期刻意隐瞒珀铅被开发便会散发毒性和长期于接触者体内累积毒素的特质,包含罗在内的弗雷凡斯居民皆罹你而患了会使病患及其后代肤色异常苍白且缩短寿命,最终乃至于令病患断绝子嗣的"珀铅病",但当时被蒙在鼓里的的富列凡斯居民仍未察觉珀铅矿的危险性,仍持续地开发和拓展珀铅业。

10岁时,罗翻阅自己的医疗资料,才得知自己已因为罹患珀铅病仅剩3年两个月的寿命。与此同时,多数罹患珀铅病的弗雷凡斯居民均于此时并发症状,但由于世界政府刻意置之不理,加上邻国误认珀铅病为可怕的传染疾病,陆续对弗雷凡斯实行隔离措施,甚至杀害染病的弗雷凡斯居民,终于令弗雷凡斯为了自卫而和邻国爆发战争。

罗认识的修女带着孩子们准备逃出国家,因为士兵告诉修女他们会放走小孩子。但罗因妹妹拉米还在医院并没有跟随一起走,此时修女告诉罗"世界上并没有绝望,充满慈悲之心的救赎之光一定会降临在我们身上的"。

童年时期的罗

但之后白色城镇惨遭屠杀,亲眼目睹了作为医生的父母被射杀而死、妹妹所在的医院被放火燃烧、告诉自己会得到救赎的修女及同伴也被军队悉数射杀、国家灭亡在一片火海的罗悲痛欲绝。后来他藏在尸体堆中越过了国境线逃了出来。

童年的悲惨经历和巨大变故使得年仅10岁的罗人格变得扭曲,在得知自己的寿命仅存3年零2个月(距今16年前)的情况下找到唐吉诃德家族要求加入以在3年内杀死更多的人。

相遇柯拉松

逃出弗雷凡斯后,罗将自己的全身绑满炸弹,造访年轻时的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要求对方让他加入唐吉诃德家族的海贼团。最初,多弗朗明哥对于一个小孩竟明目张胆的闯进他的本营感到诧异,罗告诉多弗朗明哥,他想将放眼所及的一切彻底摧毁。多弗朗明哥从罗的身上看见儿时自己的影子,更料到罗会在十年后成为自己的左右手,于是他表示自己正从事黑市贸易,而盗卖恶魔果实是常见之事,遂提出让罗在三年内寻找可治愈自身疾病的恶魔果实的条件,同意让罗成为唐吉诃德家族的成员。

加入家族后罗经过干部迪亚曼蒂、拉奥·G、古拉迪乌斯的指导,学习剑术、体术、炮术。罗立誓要在三年内将所有的一切摧毁,却在首次遇见唐吉诃德·罗西南迪时被其抛摔出屋外而受挫,继而对其特立独行的作为留下深刻印象。罗试图持刀刺杀罗西南迪未遂,未料罗西南迪不仅没有举发罗的作为,而且还选择掩护他。直至暗杀罗西南迪未遂的两年后,罗于某日向Baby-5和巴法罗透漏自己的讳名和隐名,被罗西南迪告诫不应该留在多弗朗明哥的身边,表示多弗朗明哥性格里的恶之根源是与生俱来,是个名符其实的"怪物",还告知罗其实是和天龙人对立,被称做"神的天敌"的"D的一族"的血脉成员。

罗见到罗西南迪如此掩护他,有感于对方曾帮忙掩饰他两年前试图刺杀其的恩情,遂取消向干部告密的念头,罗西南迪则冒着触怒多弗朗明哥的风险,带着罗出海四处寻求可医治珀铅病的名医。受到弗雷凡斯战争和众人以讹传讹的影响,许多国家的医院纷纷对患病的罗,表现出歧视与畏惧的眼光,罗西南迪仍义愤填膺地为罗打抱不平,令因为战争丧亲的罗再度感受到人性的温暖,为罗西南迪的无私付出感到动容。

出海寻医的半年后,多弗朗明哥忽然致电给罗西南迪,告知二人海军准备庞大的交易额,欲从海贼手上购得可医治罗的"手术果实",并希望由罗西南迪亲自服用这颗果实。但是罗西南迪因为已经服用"静寂果实"成为恶魔果实能力者,无法再接受第二颗果实的能力,并察觉多弗朗明哥或许已察觉其卧底身份,其实是想让罗西南迪牺牲自身为他施行不老手术欲置他于死地,于是毅然冒着会和多弗朗明哥、海军、世界政府为敌的风险决定为罗抢夺这颗恶魔果实。

吃下手术果实

罗西南迪透过电话虫和人在海军本部的战国联系,确认唐吉诃德家族成员会在三周后于交易进行的三天前,抵达北海的鲁贝克岛,而海军将会在邻近的斯瓦罗岛进行埋伏,借此机会将包含多弗朗明哥在内的唐吉诃德家族成员彻底歼灭。

然而,罗的病情却于此时忽然恶化,两人搭乘小船挺过暴风雨的袭击,成功地在交易进行的三天前,抵达欲和海军交易的海贼暨原海军将校迪埃斯·巴雷鲁斯驻扎的米尼翁岛。罗西南迪运用"静寂果实"的能力趁隙袭击迪埃斯·巴雷鲁斯所属的海贼团,成功夺得"手术果实"并让罗服下,却在准备和罗会合的途中遭敌方开枪射伤,用尽力气而无法动弹,遂委托罗将能够拯救德雷斯罗萨的关键资料交付给特定海军,却没想到该名特定海军竟是多弗朗明哥派往海军担任间谍的初代红心"鬼竹"维尔戈。

罗西南迪眼见自己卧底的身份被揭发,连准备交给海军的关键资料亦被维尔戈拦截,自己还被维尔戈殴成重伤,加上多弗朗明哥指示旗下干部抵达岛上准备将其灭口,还运用恶魔果实能力形成"鸟笼"将岛上所有人困于其中,罗西南迪也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经走至尽头,因此他亦希望留给罗的是自己的笑容。

罗西南迪骗罗说哥哥多弗朗明哥不会对自己下杀手,让罗藏在宝箱中,并给罗施加了发出任何声音都不会被听到的"魔法"(静寂果实能力)。后与多弗朗明哥对峙挑明自己的海军身份,被多弗朗明哥连射多枪倒地,宝箱被唐吉诃德家族当做宝物带走。罗西南迪生命的最后一刻拼命支撑自己不要断气,为了让施加在罗身上的能力多维持一会儿,使他不被多弗朗明哥发现。最终罗西南迪死在米尼恩岛,罗获得了自由。

多弗朗明哥表面对人宣称将罗视是为自己的弟弟般看待,甚至为了他,至今保留着花色干部之一的三代"红心"位置,但其实是为了让手术果实能力者为自己做"不老手术"。罗已经为罗西南迪被多弗朗明哥杀害一事,对多弗朗明哥怀恨在心,亦埋下日后讨伐多弗朗明哥的伏笔。

成立心脏海贼团

后来罗哭泣着去了燕子岛的"邻町",然而罗因自身的珀铅病加上双亲被害的恐怖记忆,不敢接触陌生人,于是来到附近的洞穴歇息,为了解决让他痛苦的珀铅病,罗初次展现手术果实能力,在不麻醉的状态下成功切除附着在肝脏上的铅,却因为手术的疼痛而晕倒,被自称天才发明家的老人沃尔夫救起。沃尔夫以替其工作换取吃住为条件收留了罗,每天早上罗都会替他打扫、务农、制造机械,日子平淡却觉得快乐。

某天,罗在树林里发现两个坏小孩佩金和夏其正在欺负一只会说人话的白熊贝宝,罗救下了白熊,并发觉手术果实也能用来战斗。贝宝为了报答罗的恩情而自愿成为他的小弟。之后不久,附近的树林传出爆炸声,罗与贝宝听闻爆炸声赶到现场,发现身受重伤的佩金和夏其,原来他们在树林中遭遇野猪攻击,佩金为了救被野猪的獠牙刺穿的夏其,拿出偷来的炸弹要攻击野猪,不料炸弹在手中引爆。罗将他们带回沃尔夫的家中进行手术,花了一个晚上成功将两人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事后询问两人的来历,他们才道出自己的父母都在之前的一次海啸中死了,成为孤儿的两人并寄住在夏其的叔叔家,后因为无法忍受叔叔一家人将他们当成犯罪的工具而决定逃家。罗同情两人的遭遇,并将他们与贝宝收为自己的小弟,最终这4个人结成了心脏海贼团。

两个月后,沃尔夫要求众人到镇上工作,害怕与人群接触的罗百般不情愿,其余三人也是,尤其夏其和佩金又有前科在身,但他们也理解不能一直白吃白住,于是在沃尔夫的带领下来到史瓦洛岛的城镇"欢乐镇"。欢乐镇的街景热闹,居民对待外地人的态度友善,这与过去罗西南迪带罗就医时,那些对其珀铅病面露惧怕和嫌恶的医生护士完全不同,沃尔夫解释到欢乐镇曾遭遇海贼的毁灭,重生后居民建立了"带给大家欢乐和温暖包容"的标语,在这里不必担心受到歧视。

沃尔夫替四个孩子在镇上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在心满意足的众人准备回家之际,沃尔夫表示离开前有件事必须要先解决,接着前往让夏其和佩金受苦的叔叔家,叔叔看到侄子相当高兴,并询问沃尔夫打算开价多少才肯将这两个"道具"还给他,罗对于自己小弟受到的待遇感到无比愤怒,沃尔夫却先一步将对方打倒在地,找来镇上的警察展开鬼索,顺利逮补叔叔和婶婶,原来他前阵子就在鬼集叔叔一家人犯罪的证据,从叔叔的魔掌中重获自由的夏其和佩金,感激的抱住沃尔夫痛哭失声,罗也体认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善良的大人存在。

沃尔夫在一次飞行试验中,因为飞行机失控坠地而身受重伤,为了拯救沃尔夫的性命,罗首次对自己以外的人使用果实能力进行手术,四个人将沃尔夫从鬼门关前拉回来。曾经阅读过恶魔果实图鉴的沃尔夫发现罗的能力,告诉罗手术果实的最高境界即是拥有赋予人类永远生命的"不老手术",但代价是使用"不老手术"后施术者就会死亡,也因此全世界的人都在窥视并妄想得到这种果实。

罗意识到多弗朗明哥想利用自己来换取永生,也想起罗西南迪生前提到"一旦吃下手术果实,那就得要做好与海军、海贼,甚至政府为敌的心里准备",罗自责的认为如果一开始没有这个能力,罗西南迪或许就不会牺牲,但沃尔夫否定这个想法,他开导罗"能力的使用方式,是取决于一个人内心的善或恶,使用此能力的人如果心存邪念终将自食恶果",沃尔夫所认识的罗,三番两次的拯救了伙伴的性命,他坚信罗可以将能力导向"善",沃尔夫的一番话,更坚定了罗想成为一名优秀医生的梦想,并承诺这个能力只会为救人而使用。

3年后,16岁的罗从报纸上得知唐吉诃德家族成功占领了德雷斯罗萨王国,内心五味杂陈,烦恼如何化解对多弗朗明戈的仇恨、如何罗西南迪的爱得到回报、如何领会真正的自由,罗只能暂且把答案寄望在未来"有朝一日"。一日,罗结束工作前往镇上时听到骚动,发现有海贼入侵,贝宝等人也赶了过来,原来沃尔夫的儿子巴克因为在伟大的航路惨败,再度回到岛上以此作为休息据点。巴克表明自己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在岛上重新整顿,因为他们挑战"伟大航路"失败,很多船员或丧命或负伤。另一个则是探寻史瓦洛岛上的宝藏传说而打算据为己有,他们在航行途中得到证据发现宝藏确实存在。之后沃尔夫赶到,却被巴克打倒在地,换成罗与巴克对峙。巴克用自己的"醉醉果实"能力控制了岛上的居民,历经一番苦战后,罗本想使用"ROOM",但在夏其的劝说下决定带着沃尔夫暂且撤退回家。

回到家后,沃尔夫向四人讲起自己的过往。巴克是他的亲生儿子,从小便作恶多端,在25年前左右想要出海。沃尔夫想监视他,便同他一起出海。然而巴克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在20前挑战"伟大航路"失败后放火烧毁了故乡。沃尔夫从那以后与儿子一刀两断,独自在飞燕岛边生活。沃尔夫说,巴克实为"醉酒果实"的溶解人,不仅能溶解自身,还能溶解无形的事物,比如人心。如果被他操纵,24小时内无法解除就会死亡。而解除能力的方法便是杀死巴克,或者让他在除了睡觉时失去意识。

面对眼前的难关,罗决心不再徬徨犹豫,要与伙伴们 "现在"就展开战斗。他们通过屋顶的望远镜,推测巴克可能在岛中央的神殿里,但镇上全是失去意识的人们,他们不可能毫发无伤地前往神殿。于是沃尔夫第一次邀请罗等人前往自己的研究室。研究室位于密林深处的地下,里面摆放着各种罗从未见过的发明。沃尔夫带他们来到了底部的一处洞穴,里面停着一艘黄色的潜水艇。沃尔夫说这艘潜水艇是由十分坚硬的金属打造而成,可以从海中打穿地面前往陆地。就这样,他们乘坐潜水艇从神殿下方入侵到神殿中。

罗等人进入神殿后,迅速打败敌方杂兵,但没看到巴克,接着巴克的手下"相扑力士"波亚奇诺冲了出来,撞飞贝宝、夏其和佩金,佩金表示波亚奇诺由他们三个来打倒,于是罗和沃尔夫继续前进,与巴克进行正面对峙。在与巴克的对峙中,沃尔夫挑明自己早已找到史瓦洛岛上的宝藏,他用这笔财宝帮助城镇复兴,并购买金属打造了潜水艇。得知真相的巴克勃然大怒,扬言要杀掉他们,战斗正式开始。

沃尔夫事先准备好镜片抵御巴克的溶解波攻击,让罗使用他发明的刀子,刀上可以通电,这样才能对巴克造成伤害。罗接连发起进攻,巴克却毫不退缩更无倒下之意,罗开始为巴克的杀人欲望感到不安,并且意识到这非正邪问题,而是双方的觉悟差距所导致,罗陷入迟疑中了巴克设下陷阱,即将被打中,沃尔夫用身体替罗挡住巴克的进攻,之后昏迷不醒,随即罗发现手中的剑早已折断。原来巴克刚才没有躲闪,正是因为他在用身体里的酸将剑腐蚀,罗从此失去武器。

另一边,贝宝、夏其和佩金面对波亚奇诺明显处于劣势。波亚奇诺力量强大,速度又快,贝宝先被打倒。波亚奇诺讽刺夏其和佩金是被沃尔夫诓骗的牺牲品,两人愤怒之下联合反击,虽然成功伤害波亚奇诺但也因为反击而遭到重伤。就在波亚奇诺要杀死夏其和佩金的时候,贝宝望着天上的满月变身为"月亮狮子"。毛皮族的潜能觉醒后,连波亚奇诺也招架不住,最终被三人联手打败。佩金推断出贝宝是因为满月而失控,用帽子遮住贝宝的眼睛结束战斗,三人起身去找罗和沃尔夫。

回到罗这边,巴克不断追击赤手空拳的罗,但自身的体力也即将消耗殆尽。后来巴克成功给了罗一记锤矛,罗倒在地上,这时候罗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里也有电流。巴克高喊出自己的自由便是想杀就杀,遵循自己的欲望而活,罗虽然对于自由为何物尚未有明确理想,却确定巴克"践踏他人,顺从自身欲望而行动"的自由与"罗西南迪希望自己拥有"的自由截然不同,罗下定决心要击溃敌人口中肮脏的"自由"。巴克的攻击越来越弱,罗看准时机集中体内的电流,使出"心脉休克",打倒了巴克。

这时,苏醒的沃尔夫欲了结巴克的性命,目的是为儿子的恶行赎罪,罗知道沃尔夫罪恶感深重,但他联想到罗西南迪正是被亲哥杀害,终究出手阻止沃尔夫,理由是"不想再看到家人之间互相残杀"。

战斗结束,镇上的人们恢复意识,海军前来逮捕了巴克一伙。罗等人之后住院一周,期间罗决定要"现在"出海,不再等待未来的有朝一日。

回到家后,罗对沃尔夫说出自己的决定,他要成为海贼,实现罗西南迪的夙愿,但是绝不会变成巴克那样。罗下决心一周后出海,在这一周之内和镇上的人们告别。沃尔夫并未阻止,但也对罗说自己愿意留在岛上。

当天晚上,罗对贝宝等人说出自己的决定,并"装作若无其事"地询问他们的想法,三人都决定跟随罗一同出海。接下来的一周,他们一边工作一边做着出海的准备。

临行前一天,沃尔夫把他们叫到自己的研究室,把潜水艇送给了他们,上面已经画好了罗先前决定的海贼标志,罗于是将潜水艇改名为"极地潜水号"。

临行当天,镇民都前来送行。罗在起航之际,终于对沃尔夫喊出埋在心底的感谢与不舍,把他称作"最好的朋友"。之后罗为海贼团取名为"心脏海贼团",因为心中有罗西南迪的爱,沃尔夫的温柔,还有伙伴之间的信任。心脏海贼团就此扬帆起航。

天龙人事件

抵达通往新世界的必经之处香波地群岛后,罗和部下在街上休息。当"赤旗"X·德雷克挺身阻止"杀戮武人"基拉和"怪僧"乌尔基的攻势后,罗询问德雷克杀了多少人。

罗带着部下来到人口贩卖会场,遇上其后抵达的基德海贼团,以及为解救人鱼凯米来到此处的草帽一伙。他在与尤斯塔斯·基德碰面时露出一副不屑态度,甚至还直接朝对方比中指。路飞为了替被枪伤的小八出气,直接出拳揍飞射伤他的天龙人,引发大量海军前来包围人口贩卖会场。在场的罗与基德因被海军视为路飞的同谋,而被迫与草帽一伙联手对付海军。

在与海军进行大混战之余,由于草帽一伙大闹人口贩卖场并解放奴隶的缘故,被查尔罗斯圣买下作为奴隶坐骑的巨人海贼江波尔也因此获释,成为罗旗下的新成员。不料却在之后碰上海军的"和平主义者",顿时陷入苦战。

顶上战争

顶上战争爆发时,带领海贼团离开香波地群岛,前往海军本部。并在路飞身受重伤之时营救了路飞和甚平。但若不是本·贝克曼出以援手,潜水艇将被原大将"黄猿"波鲁萨利诺击沉。

逃出海军总部后,罗利用船上的急救设施对路飞施与治疗,派遣宠物蟒蛇萨洛梅追踪罗等人的海贼女帝波雅·汉库克利用能力夺得一艘海军军舰和罗会合,并建议罗前往女儿岛暂避风头让路飞休养。

心脏海贼团在女人岛短暂驻留后便启程离去。之后,罗及其海贼团并没有即时进入"新世界",罗则表示他正等待合适的时机夺回该属于他的东西。

成为七武海

顶上战争后两年间,罗的悬赏金涨至4.4亿贝里。期间,他引发了洛基港事件,成为主谋。后来,他借由夺取100名海贼的心脏,成为新任的"王下七武海",停止悬赏。

潜入庞克哈萨德

他在数个月前为了调查世界政府的研究资料来到庞克哈萨德,但凯撒·库朗为了预防罗往后可能的叛变,作为协议要收走他的"心脏",罗则得到凯撒的秘书莫奈的心脏。罗以能力替岛上那些无法行走的囚犯与海贼分别装上了动物的脚,让他们相当感激。后来,罗因为收到半人马团成员的"紧急信号"赶往现场,将闹事的和之国武士锦卫门砍成三段并分别丢在燃烧岛(下半身)、冰冻岛(上半身)、实验所监牢(头颅)。

斯摩格为了追捕路飞等人而来到庞克哈萨德的冰冻岛,罗出现在建筑内,并表示这儿是他的别墅。斯摩格试图入内调查,但遭罗拒绝;正在此时,草帽一伙的娜美、乔巴、弗兰奇和山治为了营救屋子里面的小孩,从罗的别墅后方冲了出来,令他感到相当无言。达斯琪命令部下追捕草帽一伙,罗却率先运用能力令他们的军舰上下颠倒,阻止斯摩格等人离开此处,并对海军们动武,运用能力将达斯琪等人剖成两半;同时,罗又把逃跑中草帽一伙四人的心脏互相对调。

达斯琪不甘受辱,要求罗直接了结她的性命,反被罗以"弱者没资格选择死亡的形式"为由拒绝。斯摩格见到部下纷纷败在罗的手上,挺身与罗展开决战,并质问罗的背后是否有任何幕后人士在暗地操作;罗不但拒绝回答斯摩格的疑问,更反过来询问海军的目的为何,最终还趁着斯摩格不留意的时候,利用果实能力取出斯摩格的心脏,使其不支倒地。

此时,路飞抵达罗的所在之处,还因为见到罗而高兴不已。罗表示两年前拯救路飞的事情只是一时兴起,根本不足挂齿;路飞虽理解罗同样也是以"ONE PIECE"为目标的竞争对手,仍当面对罗两年前拯救他一事表达感激。之后,罗告诉路飞他们互相都有必须取回的事物,便指引路飞等人抵达研究所的后方,自己则留在现场将斯摩格与达斯琪的身心对调,并将斯摩格的心脏交给凯撒·库朗。虽然罗为了能够在岛上自由行动,选择和凯撒·库朗暂时合作,却对凯撒利用兴奋剂控制被囚禁的小孩感到相当不齿,更形容对方和"某个人"同样卑鄙,随即在离开研究所的同时,将附近的守卫利用能力大卸八块,并且赶在"雪山杀手"耶提COOL BROTHERS准备对调换到弗兰奇身体的娜美下手前,瞬间击败"雪山杀手"之一的斯科奇,对路飞提出将其中一位四皇拖下马的合作计划,顺势将弗兰奇与乔巴换回原本的身体里。

起先,罗本来打算专注于引诱凯撒落入陷阱的计划,但因为草帽一伙坚持要救出被凯撒诱骗囚禁的孩子们、让身体被切成三段的锦卫门恢复原状,转而和草帽一伙协商分头行动,以便于达到双方分别追求的目标,随即带着无法动弹的乔巴先行出发。维尔戈出现在罗的面前,表示自己因为不信任凯撒,才将莫奈安排在凯撒身边担任间谍的真相,随即利用"武装色强化"将罗殴打成伤,并把被凯撒的能力打倒的路飞、弗兰奇、罗宾以及斯摩格、达斯琪一同囚禁在牢里。

凯撒为了测试生化武器"死亡国度"的性能,利用史莱姆在庞克哈萨德岛展开大屠杀,准备将囚禁在牢里的一行人抛入毒气范围内的时候,罗委托弗兰奇烧毁附近的海军军舰,借着浓烟掩盖监视器的视野范围,利用能力为一行人解除身上的锁铐,还让身心遭到调换的达斯琪和斯摩格恢复原状,但也对斯摩格提出"不得将关于他和多弗朗明哥的事情公诸于世"的交换条件。

随即接受娜美的请求,将身心遭到调换的山治和娜美恢复正常状态,潜入研究所深处的SAD制造室,却再次碰见和多弗朗明哥串通、准备取其性命的维尔戈,因自己的心脏受到牵制,不敌对手的攻势而遭到重创。千钧一发之际,斯摩格及时赶到现场,和维尔戈决一胜负。在维尔戈和斯摩格交战期间夺回自己的心脏,并将维尔戈连带SAD制造室,甚至整个雪山一刀两段,再大卸八块弃置他于即将爆炸的房间中。

罗与路飞一行人成功绑架凯撒,并强迫多弗朗明哥放弃王下七武海的身份作为交换凯撒的条件。交易达成后前往格林比特交换凯撒。实则为伺机炸毁SMILE工厂。

交换凯撒

抵达德雷斯罗萨后,草帽一伙与罗等人分成了三组继续实行罗的计划。罗、乌索普、罗宾三人组成"交还凯撒·库朗小组"。罗在行动前将一张指示自己伙伴所在地佐乌岛的生命卡交给娜美,并且叮嘱娜美"如果我们遭遇到不测之事,你们就去那里"。

之后押送凯撒到达格林比特。在等待多弗朗明哥时接到山治电话,知道被骗,但为时已晚,多弗朗明哥与海军大将"藤虎"一生都已赶到。匆忙中立即叫乔巴等人将船开往格林比特,要把凯撒暂时交给他们看管。在多弗朗明哥与藤虎面前,罗坚持宣称自己与路飞为海贼同盟关系。由于这种行为违背与政府的盟约,于是藤虎立刻宣布特拉法尔加·罗被革去王下七武海一职,并且马上出手攻击。罗同时与多弗朗明哥以及大将藤虎交战,一度处于劣势,后使用果实能力抢走凯撒逃到海岸。由于万里阳光号此时正向格林比特驶来,所以罗选择将自己作为诱饵,引诱多弗朗明哥到桥上,以此给前来的不知情的娜美等人争取逃脱时间。但多弗朗明哥很快就发现了罗的打算,掉头前去攻击万里阳光号。后因山治的及时赶到,万里阳光号幸免于难。随后罗使用果实能力转移了多弗朗明哥的攻击,也将自己和凯撒转移到船上,向娜美等人说明情况。在万里阳光号安全离开后,罗独自一人与多弗朗明哥交战。

然而,罗被多弗朗明哥打败,中了三枪,奄奄一息。这一幕被身处竞技场的路飞看见,路飞被彻底激怒。最后罗在昏死过去之前默念柯拉先生。罗被多弗朗明哥与海军大将藤虎一生带走。

鸟笼游戏

在路飞援助他时,他回答路飞"同盟已结束,只要一结束,我是要杀了你的"。听到多弗朗明哥要发动鸟笼,大吃了一惊。见到多弗朗明哥使用能力操控德雷斯罗萨全体人民,令其互相残杀后,罗力谏路飞应该趁机抽身,才能让多弗朗明哥和凯多相互交恶,避免成为凯多锁定的目标,然而路飞因为无法坐视多弗朗明哥的暴行,坚持出面迎击多弗朗明哥,罗这才向路飞道出多弗朗明哥于13年前杀害罗西南迪的秘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向多弗朗明哥替罗西南迪报仇雪恨。经由蕾贝卡、罗宾、巴托洛米奥和其他参赛选手的协助,路飞终于取得手铐钥匙替罗解锁,两人闯进多弗朗明哥的城堡准备与之决一胜负。

罗利用能力短暂地牵制在旁协助多弗朗明哥的托雷波尔的行动,却不慎在决战期间,被多弗朗明哥斩断右臂。后又被多弗朗明哥用枪击中数发铅弹,进入假死状态。但实则是一种计策,在被铅弹枪击中时发动"屠宰场"避开了要害,并且再利用屠宰场与地下的一个替身互换,并指出早在被铅弹枪攻击的时候已经做出了一个包裹下整个王宫的ROOM,才给自己之前的计策做好了铺垫。后利用"屠宰场"和路飞互换位置,成功地用"伽马刀"击中多弗朗明哥,从而从内部重创多弗朗明哥,最后用心脏休克"终结"多弗朗明哥。

但由于伤势过重以及果实能力使用过多,导致自己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不料多弗朗明哥可以利用线线果实的果实能力来修复自己的内脏,使得整个计策以失败告终。体力不支的他在即将被多弗朗明哥杀死之际被路飞救下。后因嘲讽最高干部激怒了托雷波尔,在即将被杀死时,罗利用"指挥棒"控制自己断掉的右臂,砍向托雷波尔,成功将其重创。恼羞成怒的托雷波尔欲自爆与罗同归于尽。

在托雷波尔自爆之后,罗被路飞抢救出来,交给罗宾照顾,但是多弗朗明哥利用弹线继续追击他们。此时卡文迪许及时赶到,利用金银双斧挡住弹线。之后罗被带至居鲁士等人面前察看伤势,并由卡文迪许抱起逃生。半路上罗恢复意识,请求卡文迪许将其放下,说因为自己才把路飞卷入其中,所以打算在这里见证这场战斗的胜负,如果路飞赢了就在这里见证胜利;如果路飞死了就跟着一起陪葬。在小人族的治疗下,成功接上了自己的手臂,并和卡文迪许一起等待战斗的结局。在稍微恢复了一点气力后,利用屠宰场将自己移动到了路飞他们跟前,将路飞接过来。

此后,罗将恢复好的路飞用屠宰场移动到了被寄生线控制的蕾贝卡的面前,挡住了蕾贝卡的斩击,再度准备与多弗朗明哥决战。路飞和多弗朗明哥的战斗再一次开始,在多弗朗明哥发动猛攻时,将蕾贝卡用屠宰场将其移动到自己和维奥莱特身边,从而保护了她们的安全。此后,罗见证了多弗朗明哥惨败于"D"之下,与此同时也回忆起了恩人柯拉松对自己说的话。

决战过后,罗与路飞等人在居鲁士家休息。三天后,巴托洛米奥向草帽一伙等人报告战国与鹤登陆德岛的消息。罗听说战国来到以后,便去找战国谈关于柯拉松的事情。战国表示将柯拉松视如己出,同时也对罗说如果自己还是现役,一定会把罗关进监狱再共叙旧事,罗也表示自己十分感激柯拉松。交谈过后赶回港口准备撤退,同时也目睹了路飞向藤虎宣战的一幕。

由于击倒多弗朗明哥一事,罗与路飞的赏金均涨到了5亿贝里。

登录佐乌

罗与路飞等人一同乘坐巴托洛米奥的船抵达佐乌岛。登上岛后成功与心脏海贼团会合。之后与同伴一起前往猫蝮蛇所在地再次与路飞等人会面,并得知了山治的现状。在犬岚、猫蝮蛇的带领下,与锦卫门、路飞等人一起见了雷藏。从毛皮族口中得知了路标历史本文的存在,在路飞的引导下与毛皮族结成同盟,随即与索隆一行人前往和之国,准备挑战百兽凯多。

和之国大战

后来在和之国和路飞等人及锦卫门等人会合,了解了和之国的历史与过去,但由于旗下海贼团成员被黑炭大蛇及凯多势力捕获,加上跟随光月一族参与作战的女忍者忍质疑罗的部属泄漏作战计划,决定独自潜行援救部属,在路飞被凯多打败后想要出手相救却遭到归顺凯多的霍金斯阻止,与之对决后成功救回同伴,在决战当天与路飞和基德营救锦卫门等人。

潜入鬼岛后为了调查D之一族的真相而想要找到路标历史本文,为此来到鬼岛顶层与路飞、索隆、基拉、基德五人一起和凯多与BIG MOM对峙,用能力将被凯多打倒的赤鞘九侠送出顶层。

一番混战后五人都意识到面对凯多和BIG MOM联手如同身临地狱,必须将两人分开击破,路飞独自与凯多纠缠,罗随即与基德等人联手将BIG MOM打出鬼岛。基德与基拉一起追击BIG MOM,凯多随即准备摧毁路飞时被索隆和罗挡下,路飞随即恢复了意识并从凯多的攻击中领悟到霸王色霸气也能缠绕在攻击之上,凯多再次攻击路飞,路飞随即在身体没有接触到的情况下挡住了凯多的攻击,并向凯多发起反击,随即向身负重伤的索隆与罗道谢并让他们撤离告诉大家不管发生什么自己都会赢。

罗撤离后将重伤的索隆托付给山治,接着与基德汇合联盟对抗BIG MOM。但由于另一边与基拉交战的霍金斯带着基德的稻草人,基德不断受到伤害而无法正常作战,与罗被BIG MOM逼入绝境,直到基拉以基德没有左手为突破口拔除了稻草人击败霍金斯,基德的身体终于恢复正常,基德与罗商量决定使出作为隐藏王牌的觉醒能力,罗凭借觉醒能力在BIG MOM体内制造出"波动"成功将其伤至吐血。BIG MOM认可了罗和基德的实力,自我强化,让他们来试试,抢走四皇的宝座。

不久后,罗和基德被BIG MOM打倒在地,BIG MOM想要前往鬼之岛顶层与凯多汇合,罗和基德拼尽全力阻止她,各自亮出底牌,给BIG MOM重创。BIG MOM想要吸取基德和罗以及他们船员的性命,但被罗以消除BIG MOM附近的声音的方式阻止。最终,BIG MOM被基德的电磁炮持续攻击,地面坍塌而坠落。因为罗消除了声音,赫拉和普罗米修斯听不到BIG MOM的呼救。BIG MOM将鬼之岛底部的炸弹带走,掉在了和之国的地上,消失在炸弹的爆炸中。爆炸时,罗覆盖在BIG MOM身上的声音消除空间变大,所以没有人听到BIG MOM被轰炸。基德和罗由此取胜。胜利的2人累的瘫倒在地,但就在两人还没休整好的时候,路飞败于凯多,凯多从天而降,肆虐全场,被逼无奈的两人只能准备站起继续迎战凯多。就在此时路飞完成了果实觉醒将凯多抓回顶端并将其打败。

一周后从新闻得知自己赏金升到了30亿贝里和路飞成为新四皇的消息。

败给黑胡子

罗在结束和之国之战后终止了与路飞、基德的同盟关系,往东北方向航行。航行途中,罗获得的历史正文被黑胡子盯上,他也因此遭到了黑胡子海贼团的伏击。

罗先是被毒Q用果实能力变成了女性,之后他用自身强大的霸气抵消了对方的能力。罗逃到胜者岛时,范·奥卡利用瞬移果实能力与吉扎斯·巴杰斯一同追上了罗。巴杰斯举起了一座山砸向罗,罗用"ROOM"躲开。

黑胡子赶来后,罗用恶魔果实觉醒能力将黑胡子乘坐的壮壮斩为了两半,黑胡子则发动震震果实能力攻击罗及其伙伴,而罗的伙伴也对黑胡子海贼团其他成员展开了反击。

随后,罗使用"KROOM·冲击波动"重创了黑胡子。但最终,罗还是不敌黑胡子而被击败,心脏海贼团的潜水艇也被黑胡子摧毁。就在黑胡子考虑该如何处理罗的能力时,贝宝变成月之狮子形态救走了罗。

在新世界胜者岛,特拉法尔加·罗率领的心脏海贼团败北。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唐吉诃德·罗西南迪
  • 下一篇:佩德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