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动漫资讯 > 鬼灭之刃专区 > 人物大全 > 正文

童磨

日期:2023-09-16 来源:互联网 点击:134

童磨,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是宗教"万世极乐教"的教祖。

人类时期的童磨就已是"万世极乐教"的教祖,他自幼就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也没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在童磨20岁时,他被鬼舞辻无惨变为了鬼,约大正时代的百余年前,童磨就已是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陆,后来他也成为了上弦之贰。

鬼灭之刃童磨被谁杀了 鬼灭之刃童磨角色介绍

角色形象

身份背景

童磨在出生后,由于天生便拥有着七彩虹眸,以及白橡一般无垢的发色,童磨的父母以及他的父母所创建的宗教"万世极乐教"都将童磨奉为"神之子"。在童磨20岁时,他被鬼的始祖鬼舞辻无惨变成了鬼,而在成为鬼之后,童磨依然担任着万世极乐教的教祖。百余年前,童磨便已是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陆。而在后来,他也晋升为了上弦之贰。

相貌衣着

童磨有着白橡的发色,其双眼的虹膜的颜色类似于彩虹,且其左眼、右眼的虹膜上,分别刻有"上弦"和"弐"(百余年前,其右眼的虹膜上刻的是"陸")。作为万世极乐教教祖,童磨会戴着象征着教祖的帽子,以及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童磨时常穿着红色上衣,其衣服的脖子处为黑色,而他的头上有着一处如同淋过血的地方,而那块地方有着黑色的边缘向周围散开。

性格特点

在还是人类时,童磨就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他从小既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也丝毫感受不到喜怒哀乐,他认为人类的感情很虚幻。即便是自己的母亲在杀死沉迷女色的父亲之后服毒自杀,童磨也无法感受到悲伤和寂寞,还想着要通风来吹散他父母鲜血的臭味。而在变成鬼之后,童磨便更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哪怕是在他面临死亡的时刻,他依然不觉得恐惧跟懊悔。

童磨认为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极乐世界,这只是人类的妄想所创造出的故事,而他不认为世上存在神明与佛祖,也觉得所谓的天堂和地狱根本只是幻想。童磨从小觉得,人类一旦死去就会化为虚无,什么也感觉不到,在脑子和心脏停止、全身腐烂后便会归于尘土,他认为凡是生物就一定会经历这个过程。

童磨的脸上时常带有柔和的笑容,即便是在战斗中也能沉稳地说话。他打从心底认为人类是种令人遗憾的存在,他也因此感到可悲,所以很瞧不起人类。而童磨始终不疑地相信着救赎人类是自己的使命,在他看来,把人类从血到肉毫无残留地吃光,对方就能够与自己一起永生,这样自己也能引领他们得到救赎。此外,童磨认为以诚待人是自己唯一的优点。

角色经历

早年经历

童磨天生便拥有着七彩虹膜,以及白橡一般无垢的发色。童磨的父母认为童磨是个特别的孩子,一定能够听到神明的声音。童磨认为他的父亲愚蠢得令人绝望,他也认为父母所创建的万世极乐教是个无聊的宗教。童磨觉得他们很可怜,所以每次都顺着他们的话往下说,可实际上他从来就没听过神明的声音。刚开始被一堆信徒聚众敬奉祷告时,童磨认为这些对着一个孩子诉苦的大人十分愚蠢。而这些信徒希望童磨能带领他们前往极乐世界,童磨哭了,他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极乐世界,也没有所谓的神明、佛祖,他认为这些可怜的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而童磨也开始认为自己是为了帮助那些可怜之人获得幸福,才降生到这个世界的。

某日,母亲发现父亲睡了很多女信徒,便活活砍死了他,母亲也在近乎疯狂的情况下服毒自杀。而当时年幼的童磨面对这样巨大的变故,内心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是觉得血腥味很臭,认为处理后事很麻烦。

在童磨二十岁时,他遇见了鬼舞辻无惨,他请求无惨将自己变成鬼。遇见无惨让童磨相当感动,后来无惨就成了万世极乐教的神。

上弦之陆时期

百余年前,时任上弦之陆的童磨在吉原游郭行动时,意外地遇到了妓夫太郎和他濒死的妹妹梅(即后来的堕姬)。出于一时兴起,童磨便将自己的血分给了这对兄妹,将二人变为了鬼。后来,童磨成为了上弦之贰,而妓夫太郎和他的妹妹也一同成为了上弦之陆。

正篇数年前

在无限城之战的十五年前,大约十七、十八岁的少女嘴平琴叶离家出走,而她之所以会冲出家门,是因为她的丈夫嫌他们那不断哭泣的儿子嘴平伊之助太吵,她的丈夫粗鲁地将伊之助抓起来摇晃。当时的琴叶咬了丈夫的手,并抱着伊之助,在大雪中一路赤脚跑到万世极乐教的寺院。童磨收留了琴叶和伊之助。而琴叶的丈夫和婆婆冲到寺院里找人,童磨嫌他们太吵,就将两人杀了,丢弃在山上。

在琴叶和童磨第一次见面时,琴叶道出自己的丈夫每天都殴打着她,而她的婆婆也总是欺负她,当时的琴叶被打得很惨,已经有一只眼睛因为被打而失明了。在琴叶的伤恢复后,她那张漂亮的脸也给童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童磨觉得面容姣好、唱歌好听、蕙质兰心的琴叶待在身边时会感到心情舒畅,所以不打算吃她,打算把琴叶留到身边直到她寿终正寝。但有一次,琴叶发现了童磨吃信徒的事,不管童磨怎么解释,琴叶都无法理解童磨自认为的"善行"。随后琴叶抱着伊之助逃离了寺院,童磨也追上了琴叶,琴叶在临死前,将伊之助丢下了悬崖,让其沿河漂流。

数年前,童磨与鬼杀队的花柱·蝴蝶香奈惠交手,香奈惠战败,童磨认为香奈惠是个善良又可爱的女孩,他本想吃掉香奈惠,但因天亮将近,童磨未能吃掉香奈惠。

上弦会议

在上弦之陆·妓夫太郎和上弦之陆·堕姬战败后,童磨与其他上弦被无惨召集到了无限城,上弦会议时隔113年再次召开。在上弦之叁·猗窝座到达后,童磨与其搭话,但猗窝座出拳打爆了童磨的下巴,童磨的伤很快恢复,他称赞了猗窝座的这一拳,而这也让猗窝座感到不快。随后无惨到达,将妓夫太郎战死的消息告诉了众上弦,童磨表达了谢罪之情,但无惨并不领情。无惨批评了众上弦,众上弦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仍未找到蓝色彼岸花,这让他很失望。

上弦之伍·玉壶称自己收集到重要的情报,而正在气头上的无惨砍下了玉壶的脑袋。无惨在离开前,让玉壶在确定消息后与上弦之肆·半天狗前去行动。童磨询问玉壶情报的消息,并想同玉壶一同前往。猗窝座出手打爆了童磨的脑袋,但随后猗窝座的手被上弦之壹·黑死牟砍断,他认为猗窝座的行为太过分。童磨表示不介意猗窝座的举动,但黑死牟表示自己并非为童磨说话,而是反对这种越级行为。黑死牟告诉猗窝座,若有不满可发起进行"换位的血战",但童磨表示猗窝座根本不是他俩的对手,而童磨也提到自己变成鬼的时间要比猗窝座晚。之后,黑死牟和猗窝座离开了无限城,童磨希望鸣女能将自己送到玉壶和半天狗那里,但鸣女表示拒绝,并将童磨送回了他的教团。

无限城之战

对战蝴蝶忍

无惨为杀死鬼杀队的主公产屋敷耀哉,而来到他的住处。但产屋敷耀哉将自己当做诱饵,引爆炸药身亡,而无惨也被鬼杀队的众柱包围,于是无惨用鸣女的血鬼术将众队士们拖入了无限城。无限城决战开始后,童磨被鸣女传送到了一间有着莲花池的大房间里。童磨正在啃食女性时,遭遇了虫柱·蝴蝶忍。忍本想在童磨的斩击落下前救下一位还活着的女性,但忍未能成功,那位女性的首级被童磨砍下。而童磨称自己是为了让自己的信徒得到永生才吃掉他们的,无法忍受这种扭曲想法的蝴蝶忍出言痛骂童磨,忍厉声质问童磨是否还记得她的身上的羽织。童磨轻描淡写地提及香奈惠,表示自己当时因日出而被迫离开,但很想吃掉香奈惠。童磨刚说完话,愤怒的忍以虫之呼吸·蜂牙之舞·真靡刺中童磨的左眼,童磨发动血鬼术·莲叶冰回击,忍成功避开。

随后,忍的毒素开始生效,童磨跪倒在地,并认为忍这次用的毒比上次在那田蜘蛛山所用的毒更厉害(注:鬼之间有共享情报的能力),而童磨也早就从无惨处得知了忍的情报。童磨很快分解掉了忍的毒素,并指出忍是在收刀时改变了毒的配比。之后,忍对童磨发起了四次进攻,但这四次攻击所注入的不同毒素均被童磨分解,而忍在与童磨交战时也不小心吸入了童磨的血鬼术,她的肺泡也在逐渐坏死。随后忍使用虫之呼吸·蜻蜓之舞·复眼六角刺向童磨,尽管忍刺伤了童磨,但她的锁骨、肺部、肋骨也被童磨砍中。

忍因失血过多而无法站起,由于左侧的肺部被砍得很深,导致忍无法呼吸。童磨嘲笑着忍,并开始向忍的位置走去,而忍随后便顽强地站了起来,童磨对此感到惊愕。就在童磨发愣的时候,忍承受着剧痛,发动了虫之呼吸·蜈蚣之舞·百足蛇腹,忍的速度快到让童磨看不透,童磨试图砍向忍,但忍躲过攻击,用日轮刀刺入童磨的脖子,并将童磨顶到了整个房间的天花板。

但毒素对童磨未能产生效果。在忍快要掉至地板时,童磨操控冰做的莲枝抓住忍,并表示忍有资格被自己吞噬。随后,栗花落香奈乎赶到房间内,忍在死前也做出手势,提醒香奈乎注意不要吸入童磨的血鬼术,而童磨也察觉到了忍的这一举动,并将忍杀死。愤怒的香奈乎使用花之呼吸·肆之型·红花衣砍向童磨,但童磨躲开了攻击并回到了地面,而童磨也完成了对蝴蝶忍的吞噬。

对战香奈乎、伊之助

与此同时,童磨察觉到了猗窝座的气息的消失。而童磨也对猗窝座的阵亡流下了眼泪,并表示猗窝座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但香奈乎很快指出童磨是在说谎,认为童磨根本就不难过,而香奈乎也根据姐姐香奈惠弥留之际的话语,说出了童磨无法理解人类感情的事。随后香奈乎也直截了当地嘲笑童磨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世上?"而童磨也少见地摆出了严肃的表情,并认为香奈乎所说的话太恶毒。

香奈乎仍在嘲讽着童磨,童磨快速移动至香奈乎身后,并试图砍向香奈乎的脖子,香奈乎弯腰躲过了攻击,并砍中了童磨的半个腰部;童磨再次砍向香奈乎,香奈乎也躲过了攻击,并与童磨保持距离。童磨也察觉到香奈乎正在与他的战斗中逐渐适应他的速度,而童磨认为香奈乎的实力已在忍之上。

香奈乎以花之呼吸·伍之型·无果芍药斩向童磨,童磨随后使用血鬼术·枯园垂雪还击,但香奈乎以花之呼吸·贰之型·御影梅挡下童磨的攻击。香奈乎在最后关头挡开了童磨的高速连击,这也让童磨也察觉到香奈乎的眼睛很特殊,他发现香奈乎是对通过他身体的各个部分进行了细微的观察,来预测他下一步的行动。童磨打算先弄瞎香奈乎的眼睛,他用扇子砍向香奈乎的眼睛,但被香奈乎躲过,香奈乎本想用花之呼吸·陆之型·涡桃对童磨进行攻击,但童磨使用血鬼术·冻云,在自身周围产生冰晶,香奈乎只得跃至空中。但童磨很快使出血鬼术·蔓莲华对香奈乎追击,香奈乎砍断了攻来的冰莲枝,并掉入房间的莲花池中。

童磨使用血鬼术·寒烈的白姬对香奈乎攻击,香奈乎躲开攻击,而童磨随后以血鬼术·寒冬冰柱刺向香奈乎,香奈乎再次躲开攻击。而童磨也以极快的速度夺走了香奈乎的日轮刀,并发动血鬼术·散落莲华。随后嘴平伊之助打破房间的天花板进入了战场,并使用兽之呼吸·伍之牙·疯狂撕裂打散了童磨的攻击。

得知忍被童磨杀死,生气的伊之助开始与童磨交手,在短暂交手后,伊之助夺回了香奈乎的日轮刀。童磨跃至两人所在的地方,并与伊之助再次交战,而伊之助也通过让自己手臂脱臼的方式,砍中了童磨的眼睛。而童磨也很快夺走了伊之助的面具,伊之助的面容暴露了出来,而童磨也认为自己曾经见过伊之助。童磨通过将手指插入自己的脑袋开始回忆以前的事,童磨说自己曾见过伊之助的母亲;但伊之助并不相信,打算夺回自己的面具,但童磨在伊之助出手前便砍中了伊之助,当童磨想再次攻击伊之助时,香奈乎出手救下了伊之助。

童磨也道出了自己与伊之助母亲嘴平琴叶的事,并说出伊之助的母亲是被自己所杀的真相,而童磨认为琴叶的人生毫无意义,这也让伊之助愤怒到极点。伊之助攻向童磨,童磨则用出了血鬼术·冻云,但伊之助以兽之呼吸·拾之牙·圆转旋牙扫开了童磨制造的冰晶。香奈乎打算从背后攻击童磨,但童磨也看穿了香奈乎的动作,并将香奈乎打飞。童磨认为猗窝座已被干掉,自己也不能再玩下去了,他很快跳到房间的天花板,使用血鬼术·结晶御子制造出了能与自己使用相同技能的小冰人。香奈乎与伊之助被迫与童磨制作的小冰人交战。而童磨也察觉到伊之助靠着特殊的感知能力来避免吸入他的血鬼术。童磨为了获取战斗情报,打算通过制造出的小冰人来逼两人施展出所掌握的战技,然后再将两人杀掉。童磨再次制作出了五个小冰人,以此希望更快地消灭侵入无限城的猎鬼人。

毒素生效

正当童磨打算离开房间时,先前吞噬的忍体内的紫藤花毒素开始发作,童磨的脸开始融化,而他也跪倒在地。而忍在决战开始前就持续在自己体内摄入紫藤花之毒,而童磨完全吞噬了忍,童磨所吃下的毒素剂量是忍的体重37公斤的份量,相当于致死量的700倍。(注:《鬼灭之刃》在周刊少年JUM上连载时,作者误将 700倍打成了 70倍,而该问题在单行本中得到修正。但截止至2022年4月,电子版仍未修正这个错误。)

童磨开始完全跪倒在地,自己的右手也完全断掉,而童磨先前制作的小冰人也因童磨的重伤而破裂。香奈乎和伊之助共同攻向童磨,童磨以血鬼术·雾冰·睡莲菩萨,召唤出了有一整个房间大的冰菩萨,童磨则站在冰菩萨肩膀旁边的冰莲花上。冰菩萨开始攻向香奈乎和伊之助,而冰菩萨也抓住了伊之助。香奈乎为接近童磨,用出了花之呼吸·终之型·彼岸朱眼来提高自己的动态视力。香奈乎在躲过冰菩萨的攻击后,到达童磨所在处,并打算砍断童磨的脖子,但冰菩萨随后扭头吐出冰晶,香奈乎的手臂被冻僵,无法攻击。而无法移动的伊之助扔出了自己的双刀,为香奈乎的刀施加了力。最终,童磨被两人合力斩首。

在被斩首后,童磨一度幻想自己说不定也能像无惨那样突破限界,但对死亡毫无恐惧的童磨也察觉到自己做不到那样,之后童磨的首级完全消散,并就此死亡。

在死亡之后,只剩头颅的童磨在另一个世界遇到了忍的灵魂。而童磨笑着称赞了忍的毒素的强度。忍表示自己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而童磨认为无惨还并未被击败,但忍相信在自己的伙伴之中,一定有人能打败无惨。童磨感受到了恋爱的感觉,并想邀请忍一同前往地狱,而蝴蝶忍也毫不留情地拒绝了童磨。

点赞

0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应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上一篇:桑岛慈悟郎
  • 下一篇:真菰